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穿成假千金後,她狂踩渣男撕綠茶 第10章_安格小說
◈ 第9章

第10章

簡嫿笑吟吟地看着她,「保姆不就是幹活的嗎?你是過來照顧孩子的,所以他們的東西當然要你背。」

林蔓氣呼呼的瞪着她,「那你呢?你的包為什麼也要我背?」

簡嫿一左一右,牽起兩個萌寶的小手,「我要帶孩子走路啊,他們這麼小,摔倒了怎麼辦?過馬路遇到車輛了怎麼辦?」

「朝朝,蜜蜜,走啦!」簡嫿牽起兩個奶糰子,朝前走了。

林蔓望着前面蹦蹦跳跳的小身影,還有簡嫿那氣定神閑的背影,氣得要原地爆炸。

這些大大小小的包加起來,起碼有三四十斤重,而且左手挎一個,右手挎一個,脖頸上還掛着兩個,這要怎麼走路?

此時,過往的路人看到她的模樣,好像看到小丑似的,都掩嘴竊笑起來。

這更讓林蔓怒不可遏,她平時那麼在意形象,出門之前還特意抹了粉,換了雙高跟鞋,結果出來當搬運工?

簡嫿迴轉頭,厲喝一聲,「還不跟上來?中午的餃子白吃了嗎?」

林蔓暗暗告誡自己,小不忍亂大謀,她一定要忍住,等着傅夫人回來對付她。

林蔓咬緊牙關,晃晃悠悠地走起來,走不了多久,就感到腳尖傳來鑽心的疼痛。

原本美美的高跟鞋,現在真想直接踢掉。

十月的太陽還很曬人,豆大的汗珠從臉上流下來,妝粉早沖花了,眼睛也快睜不開了。

簡嫿還回頭,不停地催她,「快點!吃得起像豬一樣快,干起活來磨磨蹭蹭,你有沒有一點職業精神?」

誰家的保姆塗脂抹粉,扭着腰踩着細高跟,裝出這個狐媚樣的?這回就讓你長點教訓!

林蔓敢怒不敢言,如果不按她的意思做,她告到傅京燁那裡,說自己虐待兩個孩子,一定會被掃地出門。

真是匪夷所思,居然對兩個野崽子這麼好,就這麼喜歡當後媽?

簡嫿見兩個孩子走得冒汗了,走進路邊一個小賣鋪,買了兩瓶冰凍的桔子水。

奶糰子接過來,雙手捧着美滋滋地喝起來。

林蔓此時嗓子也要冒煙了,咽了咽口水,「姐姐,給我也買一瓶吧。」

簡嫿一瞪眼,「這一瓶要兩毛錢呢,快到家了,回家喝水!」

林蔓只能繼續走,感覺全身要虛脫了,明明大院就在前面,可好像遠得沒有盡頭。

朝朝冷冷地望着林蔓,自作自受!

想起平日出門時候,他小小的身子着扛着大米背着馬鈴薯,而林蔓就踩着高跟鞋悠閑自得地走着。

連蜜蜜摔倒了都不扶一下,一次蜜蜜差點撞上車,還要罵她沒長眼睛。

現在,舅媽終於幫他們出口氣,以後再不會受她的折磨了。

好像經過一個漫長的世紀,終於到家了。

林蔓卸下身上的重負,脫掉高跟鞋,趕緊奔進廚房,倒了一杯水,像頭牛似的咕咚咕咚喝起來。

最後癱倒在沙發,這才發現腳尖都擠破了,腳後跟也磨掉了皮,血糊糊的,將襪子都粘住了。

林蔓恨得牙根直磨,自從來到傅家,從沒受過這份苦,這個仇她一定要報的!

簡嫿也沒閑着,到樓上卧室,抱了一床新棉被與被套下來。

走到兒童房,將床上的被子床單枕頭撤下來,全部換上新的。

林蔓又看傻眼了,這是她昨天帶過來的嫁妝吧?

這麼好的絲緞被子,她居然拿給野崽子睡?就不怕他們流口水尿床,不怕沾上跳蚤?

簡嫿走出來,將換下來的黑黝黝的被套,扔到她身上,「去洗了!」

林蔓跳了起來,「憑什麼要我洗?」

簡嫿冷笑,「林蔓,你真是陶醉太久,都忘了真正的身份了!家中洗刷之事,不是你保姆該做的嗎?」

「可是……可是這麼臟,洗衣機哪能洗乾淨?」林蔓捏着鼻子,滿眼嫌棄。

簡嫿冷聲,「所以你要手用洗,用搓衣板使勁地搓,誰叫你這麼懶,不早點洗呢?」

看這樣子,恐怕一年都沒洗了,也不知孩子睡得有多難受。

林蔓沒有退路,只能拖着疲憊的身子去陽台了。

兩個奶糰子坐在沙發上看電視,下午四點的時候,**台正在放動物世界。

簡嫿從冰箱內翻出一串葡萄,洗凈了裝到盤內,端到茶几上。

「朝朝,蜜蜜,先看會電視吃點水果,舅媽去燉豬肘。」

兩個小傢伙眼睛盯着盤子,紫色的葡萄亮晶晶的,每個都又大又圓。

這麼好的水果,他們從來沒有吃過,都是林蔓藏起來偷偷吃了。

於是兄妹兩人,一邊甜滋滋地吃着水果,一邊看着電視,露出了天真爛漫的笑容。

簡嫿走進廚房,將那隻大豬肘子洗凈,準備了冰糖、黃酒、蔥姜蒜各種配料,開始做起了冰糖肘子。

林蔓坐在陽台上,用力的搓揉着被子,目光透過玻璃,看着藏好的葡萄與豬蹄全被吃了,感覺心尖在滴血,這是她拿來養顏、補充膠原蛋白的。

再看着兩個小兔崽子,滿臉的興高采烈,氣得要吐血。

以前都是她美滋滋的躺在沙發上,小寶擦地洗衣,大寶給她剝石榴捏腿,現在居然反了!

在簡嫿沒有到來之前,她是妥妥的大小姐,拿着傅京燁給她的錢,大肆的揮霍,各種美食化妝品衣服買到手軟。

而且還有兩個大氣都不敢吭的小包子,聽她隨意擺布,隨意使喚。

隨着這個女人到來,她的好日子戛然而止,陷入水深火熱了。

當了搬運工,又讓她做洗衣工,她就沒有一刻能清閑了是吧?

林蔓忿忿地搓洗着,洗了四五遍,手上的皮都搓破了。

簡嫿過檢查,終於滿意了,「晾起來,準備吃飯吧。」

林蔓聞到濃郁的焦香,又變得興奮起來,忙完趕緊坐到桌邊。

盤中擺着一隻大肘子,早已燉得軟糯酥爛,帶着晶亮的糖絲,色澤艷麗紅潤,外焦里嫩,芳香四溢,看一眼都垂涎欲滴了。

林蔓拿起筷子,迫不及待要去夾,簡嫿將她的手打回去,「先給孩子吃。」

她將肘子切開,夾了兩大塊放到孩子的盤中,朝朝與蜜蜜吃了一口,都驚奇地睜大了眼。

這些肉又酥又軟,咸中帶甜,入口就化掉了,一點都不覺得膩。

林蔓伸長脖子望着,口水都快流出來了。

她燉的豬肘,不是太硬咬不動,就是爛成了一鍋粥,從沒見過么香這麼好看的肘子。

簡嫿待兩個孩子吃飽了,才將帶着幾塊皮的骨頭,放到她面前。

「吃吧,吃完了記得洗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