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第2章

大紅喜字,精美窗花,充滿年代感的新房裡,一個美艷妖嬈的女人躺在床上。

穿着一條純棉的碎花睡裙,露出纖細的天鵝頸,還有兩條嫩生生的胳膊,肌膚如凝脂般白皙滑膩。

「傅京燁,你怎麼還不上床,到底行不行啊?」

話落,簡嫿被自己的聲音驚呆了,抬頭茫然四顧,我是誰,我剛剛在說什麼?

「簡嫿,你就這麼迫不及待嗎?」一道低沉的冷笑在耳畔響起。

她轉頭回眸,門口站着一位丰神俊逸的男子。

橄欖綠軍褲配着雪白襯衫,因為出了汗,襯衫有些濕貼,勾勒出結實的胸膛和精壯的臂膀,性張力直接拉滿。

瞬間,一段狗血記憶湧入她的腦海,她穿到了一本年代文中,成為書中一個同名同姓的女配。

不僅是落後的八零年代,還是一個悲催的假千金。

為了還債,簡家逼着她替剛剛認回來的真千金,嫁給了這個叫傅京燁的老男人。

傅京燁不僅比她大了十二歲,更要命的是還帶着兩個拖油瓶。

雖說他是高級軍官,職位猶如火箭般飛升,年紀輕輕就站到了普通人難及的高度。

可是聽說他在執行任務時受過傷,那方面不能人道了,說到底就是殘廢了。

原主不情不願地嫁過來,百般瞧不起這個丈夫,擺出這個風騷勾人的姿勢,催着他履行義務,就是藉機羞辱他。

前世的簡嫿,作為某音千萬粉絲的網紅博主,早已實現了財富自由,這次去迪拜奢華游,結果玩跳傘時出事了。

她從高空墜地,香消玉殞,於是魂穿到了這個尷尬的時刻。

周遭的空氣似乎凝固了, 要換作別人肯定當場社死,但簡嫿不僅不尷尬,還咽了咽口水。

男人的面龐逆着光,輪廓分明,鼻樑高挺,深邃的眼眸漾着黑曜石般的光芒,真是每個部位都長在她的審美點上。

傅京燁脫了襯衫,從衣櫃拿了一條內褲,走進衛生間洗澡了。

剛才在酒席上,被幾個戰友灌了不少酒,又忙碌了一天,有些醉意與疲勞了。

簡嫿看着他的背影,公狗腰蜜桃臀,長這麼帥,身材還這麼好,只可惜性無能。

浴室傳來嘩嘩的水聲,簡嫿的腦海,繼續消化着那狗血般的劇情。

原主早已有了青梅竹馬的男友賀景洲,是一家水泥廠的廠長,家境好長得也人模狗樣,原主大學未畢業就輟學與他在一起,此生非他不嫁。

一個月前真千金簡珠找上門來了,父母對這個從小遺失的女兒百般寵溺,疼愛有加,而她這個假千金,就變成了多餘的人了。

賀景洲也立刻對她嫌棄起來,覺得她這個鄉下村姑配不上他堂堂一廠之長的身份,跟她提出分手,轉頭就與真千金勾搭上了。

這時傅家來簡家討債,簡家落魄時曾借過傅家abc元,現在簡知年已是礦務局的局長,不是還不起這筆錢,就是感到肉疼。

夫妻倆就想將女兒嫁過去抵債,他們當然捨不得讓親生女兒受苦,就逼迫着簡嫿替嫁,讓她償還這十八年的養育之恩。

假千金被徹底拋棄,也撒潑打滾反抗過,但人家根本不理,與其死皮賴臉地留在簡家,還不如識趣地離開。

而且傅京燁自身條件雖差,但地位收入在那擺着,日子應該還不錯。

簡家生怕她反悔,立刻將她塞進婚車送到了傅家,舉行了一個簡單的儀式後,這個婚就結了。

可是原主自小富養長大,嬌縱任性,婚後根本照顧不了兩個孩子,更受不了這憋屈的無性婚姻。

於是不斷興風作妖,不僅勾搭野男人給傅京燁戴綠帽,還花式虐待兩個繼子女。

兩個孩子受盡了後媽的冷眼與嘲諷,內心陰暗黑化成反派,小男孩長大後有了能力,立刻回來報仇,將她一刀殺了。

簡嫿想起書中描寫的一刀穿胸鮮血激濺的情景,不禁打了個寒戰。

大美人現在只想穿回去,繼續從前有顏有錢,夜夜笙歌的快活日子。

但看起來她是穿不回去了,除非再死一次,她可不想冒這個險。

簡嫿一臉的生無可戀,準備像鹹魚一樣擺爛度過這一世,只要保住這條命就行了。

傅京燁從衛生間出來了,身上散發著好聞的清香,剛吹乾的頭髮還氤氳着水氣。

他幾乎**着身子,小麥色的肌膚散發著健康的光澤,健碩的胸大肌,肌肉線條流暢的四肢,都充滿了爆發的力量。

此時身上還殘留着水滴,從胸膛順着窄腰,沒入性感的人魚線,真是又欲又野。

目光落到下面,穿了一條灰色的彈性內褲,沉甸甸的形狀清晰畢露,與祼奔好像沒差別。

簡嫿紅唇一抿,意味深長的笑了,那玩意兒看起來就兇猛,體驗應該不錯。

他絕對不可能是殘廢,至於為什麼外面有那些謠言,可能是有人故意不想讓他結婚。

當然,試試就知道真假了。

簡嫿咕咚地咽了一下口水,她一向喜歡美男子,何況這男人看起來並不老,三十歲正風華正茂,年富力強。

「老公,上床吧。」簡嫿原本嗓音甜膩,此時更像喝了糖水一樣又嬌又軟。

還掀開大紅被子,故意將睡裙撩上來,露出兩條光溜溜的**。

這麼**裸的暗示,相信沒哪個男人能抵擋得了。

傅京燁的目光禁不住移過去,女人慵懶嫵媚地歪在枕頭上,一身冰肌玉骨漾着瑩光,白嫩得彷彿能掐出汁。

烏黑的長髮散落下來,胸前的高聳若隱若現,襯着一張美艷絕倫的臉,真是令人神魂蕩漾。

傅京燁那清冷得像籠了寒霜的臉龐,有些微微泛紅,躺到了床上。

簡嫿立刻感到席夢思床墊陷落了幾分,清香和着男性特有的氣息,絲絲縷縷沁入她的鼻息。

「睡吧。」

男人伸出骨節勻稱的手,「啪」的一聲關了燈,眼前頓時一片漆黑。

簡嫿傻眼了,剛才使出了渾身解數誘惑他,只想跟這老男人好好切磋一番,結果就這?

真是傷害性不大,侮辱性極強!

她感覺自己這個美艷豐腴的大尤物,受到了嚴重冒犯,不都說英雄難過美人關嘛?

不過一想,這年代的人都保守,可能要關了燈才進行運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