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穿成假千金後,她狂踩渣男撕綠茶 第3章_安格小說
◈ 第2章

第3章

過了一會,簡嫿的眼睛漸漸適應了黑暗,轉頭望着他的面部輪廓,高挺的鼻子,削薄的唇,五官好像大理石雕刻過一樣完美立體。

她聞到了他灼熱的呼吸,還有肌膚隱隱傳來的熱度,越發地感到燥熱起來。

傅京燁也暗暗轉眸望着她,妖嬈的臉龐隱在黑暗中,依然瑩白得發亮。

胸前隨着呼吸起伏的曲線,更讓人浮想非非,他的喉結不由地滾動了一下。

簡嫿等了半天,怎麼還沒有動靜?難道他說的睡覺,就是指字面意思的睡覺?

她探起頭一看,果然男人緊閉着雙眼,響起了均勻的呼吸。

什麼人,長那麼大傢伙真的只是擺設,剛不起來了?

簡嫿此時的心,好像有無數只貓爪在撓,越是這樣她就越想要。

傅京燁正要睡着的時候,忽然一個溫溫軟軟的身子鑽進他的懷中,嬌脆的高聳隔着薄薄的衣料緊貼着。

同時一條光溜溜的大腿,伸進了他的兩腿間,膝蓋的位置微妙又恰到好處。

傅京燁身子一僵,極力地穩住呼吸,禁慾三十年了,他有自己的方式絕不會輕易破防。

簡嫿感覺還是沒有動靜,簡直羞辱人,大美人前世拋個媚眼,都有一群男人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

她使出了殺手鐧,伸出一隻細嫩柔軟的手,像靈巧的小蛇一樣順着他的大腿游上去。

就在要短兵相接的那一刻,男人蒼勁的大手扣住了她嬌嫩的手腕,「別鬧了,睡吧。」

簡嫿實在沒轍了,忿忿地罵一聲,「長得好看有什麼用?還不是個殘廢!」

她狠狠地踹了他一腳,翻過身,將被子也捲去了一大半,終於睡過去了。

可傅京燁卻久久無法入眠了,身子火灼一般,感覺從沒有過的煎熬。

他其實是不打算結婚的,姐姐意外去世留下兩個孩子,他收養過來,專心專意要將他們撫養長大。

可是父母因為特殊原因不在身邊,家中的保姆也不太盡心,思來思去,還是給孩子們找個媽媽合適,這樣也能彌補他們缺失的母愛。

正巧這個時候,簡家願意將女兒嫁過來抵債,他就順水推舟的答應了。

但畢竟是第一次見面,他還不確定,她是不是真心要嫁給他,能不能吃這份苦,如果她有悔意,他會立刻放她離開。

簡嫿睜開眼的時候,天已大亮了,陽光透過薄薄的窗帘照進來。

她環顧着屋子,紅漆的三門櫃五斗櫥,窗前還擺着一台縫紉機。

床對面的書桌上,擺着熱水瓶和搪瓷杯,瓶子內插着一大束塑料花,還有一隻雞毛撣子。

旁邊的梳妝台上,擺着雪花膏,珍珠粉,桂花頭油,還有貝殼裝的護手霜。

這一切,她好像小時候在奶奶的房間見過。

簡嫿依然恍恍惚惚,目光落到牆上的掛曆上:1980年10月1日。

她終於確信自己是穿越了,穿到了這個物資貧匱的年代,華麗的時裝沒了,奢侈品首飾沒了,豪華別墅與轎車,通通都沒了。

簡嫿沮喪了好一會,算了,既來之則安之,好歹是京城軍區大院,總比穿到鄉下嫁糙漢住破瓦房好吧。

她伸了個懶腰,從床上跳下來,又是元氣滿滿的一天。

這時候房間早不見傅京燁的影子了,像他那種長期在部隊的人,作息時間一定非常規律。

何況他昨晚睡得那麼香,一想到他對自己這個千嬌百媚的大美人無動於衷,她又是一陣憤怒。

她已經想好了,等實現財富自由的時候,就跟傅京燁離婚,去找一個器大活好的小鮮肉。

反正大美人她光芒四射,走到哪裡都桃花運滾滾。

簡嫿打開衣櫃找了一條連衣裙,當她脫掉睡裙時候,發現白得發光的大腿內側,也有一顆鮮艷的紅痣。

難怪她會穿到這個假千金身上,這也太像了。

對着穿衣鏡,她又驚喜的發現,原主竟然有一對36E的大胸,真是波濤洶湧,胸器逼人。

前世她頂着一張絕美的臉,身材也窈窕可人,遺憾的是胸有點小,她一度還想去棒子國隆胸來着。

可是硅膠哪有這樣自然的手感,哪有這樣挺拔的弧度?

簡嫿挺着胸,對着鏡子左看右看,還用手捏了兩把,真是太爽了。

她美滋滋的陶醉其中,連門響了都沒察覺,忽然鏡中出現一張男人的臉,直愣愣的望着她。

氣氛頓時蜜汁尷尬。

該死,結合昨晚的表現,他不會以為自己**到,需要自我安慰的地步吧?

傅京燁的目光落到瓊脂堆積的高聳上,也瞬間血脈賁張,雖然在黑暗中碰觸過,感覺到了盈潤豐碩,但視覺上更有震撼力。

簡嫿臉頰紅彤彤的,拿着裙子慌不擇路地鑽進了衛生間,穿上衣服,一番梳洗下來,這才恢復了平靜走出來。

男人疏淡的目光落到她身上,有一絲掩飾不住的驚艷。

一條烏黑的粗麻花辮,蓬鬆中顯出幾分慵懶,藕粉色的連衣裙襯得雪白的肌膚,更如凝脂般滑膩。

腳上一雙杏色的小皮鞋,不像別人那樣穿着**,而是光裸着露出柔嫩瑩白的腳踝,看上去更性感撩人。

傅京燁呆愣了好一會,才裝作漫不經心的樣子,收回了視線。

他挽着襯衫袖子,兩截健壯的手臂上還沾着水珠,顯然剛才洗衣服去了。

「我要去執勤了,去軍區吃早餐,晚餐也不用等我。」男人取下衣架上的外套穿上。

全國上下都在放假,歡度國慶,但對於軍人來說,反而是最忙的時候。

簡嫿揮揮手,「去吧,我會照顧好兩個孩子的。」

傅京燁從兜里拿出了三張百元大鈔,「今天是1號,昨天剛發了工資,給你作這個月的生活費吧。」

簡嫿很驚訝,80年的物價很低,三百塊相當於現代的一萬塊,購買力超強。

比如一個雞蛋3分錢,一斤肉8毛錢,就算扯匹布做衣裳,10塊錢也夠了。

一個月的生活費,根本花不完。

大美女雖然前世過着揮金如土的生活,但也知道入鄉隨俗,這年代大家都拿工資,做生意發財的人鳳毛麟角。

簡嫿接過鈔票,望着他,「你將工資全交給我,就這麼信任我?」

傅京燁對着鏡子,一邊系著鈕扣,一邊雲淡風輕地說,「男人賺錢養家,天經地義。」

「時候不早,我該走了。」男人提起公文包,出了門,大步流星下樓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