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穿成假千金後,她狂踩渣男撕綠茶 第5章_安格小說
◈ 第4章

第5章

「蜜蜜,朝朝,吃飯了。」林蔓將盤子端到桌上,面無表情地叫了一聲。

兩個孩子好像很餓了,趕緊圍到了桌邊。

簡嫿轉頭望去,一盤蒸馬鈴薯,兩碗南瓜粥,一盤炒酸菜,這就是早餐?

關鍵是,那馬鈴薯看起來還是硬硬的,根本沒熟透,南瓜粥粘稠稠的,分不清是粥還是飯,還有那酸菜看着黑乎乎的,都散發出臭味了。

簡嫿一下子來氣了,「林蔓,這就是孩子們的早餐?作為一個保姆,你的做飯水平就這樣?」

林蔓面不改色心不跳,大言不慚道,「我是傅家的養女,孩子們的小姨,不是專職保姆,沒有學過廚藝。你想吃大餐,上五星級酒店啊。」

好大的口氣,人家正經的女兒都沒這麼囂張吧?

簡嫿怒道,「你的廚藝不好,但可以用點心啊,至少品相要好看一點吧?」

林蔓冷哼一聲,陰陽怪氣頂撞她,「我的首長夫人,你是站着說話不腰疼啊,我一早要伺候他們起床穿衣,還要打掃衛生,還剩多少時間?你想要我做朵花出來嗎?」

簡嫿強壓着怒火,「就算這樣,你也應該做點有營養的食物吧?不知道孩子們正在長身體嗎?」

林蔓撇撇嘴,「你不知道吃粗糧,才是最健康的嗎?再說傅首長,每個月就給我那點錢,能頓頓吃肉嗎?」

其實傅京燁,每個月都給了她一百塊錢的生活費,按說三個人吃完全夠了。

但是她將錢都剋扣下來,拿來買漂亮的衣服,買首飾化妝品,等傅京燁回家的時候,就打扮得花枝招展勾引他。

當然她自己是從不吃這些的,等上街買菜時,悄悄買各種好吃的。

而傅京燁任務繁忙,每次回家孩子們睡了,第二天未醒又走,根本不知道家中的情況。

此時朝朝與蜜蜜烏溜溜的大眼睛,都落在了簡嫿身上,這個新舅媽是什麼意思?

早餐不就是這個樣子的嗎?肉肉不是要逢年過節才能吃的嗎?他們打從記事起,在奶奶家的時候就是這樣的了。

而林蔓被她這樣怒斥一頓,也是困惑不解。

聽說這個簡家千金,飛揚跋扈,刁蠻難纏,可為什麼對兩個孩子這麼溫柔?

她難道不知道,這兩個孩子是她婚姻的攔路虎嗎?傅京燁不睡她,就是不想讓她懷孕。

她應該跟自己一樣,狠狠地虐待這兩個孩子,最好將他們弄死,她才能生自己的孩子啊。

簡嫿望着林蔓小丑一般的表情,一眼看穿了她的內心一樣。

不錯,原主就是被她這樣慫恿,才變成了一個惡毒苛刻的後媽,變成一個撒潑打滾的怨婦,最後遭到傅京燁徹底厭棄,攆出了傅家。

可現在,她作為一個知道原著結局的人,一個在現代事業成功的人,怎麼還會那樣蠢?

「你想吃就吃,不吃拉倒,多管閑事!」林蔓冷哼一聲,再也不看她。

撿了一隻馬鈴薯放到朝朝手中,然後抱起蜜蜜,掰了一大塊馬鈴薯塞到小丫頭的嘴中。

馬鈴薯太硬,小丫頭吞不下去,食物卡在嗓子眼大聲咳嗽起來。

「真是個麻煩精。」林蔓端起水杯,粗暴地給她灌了一口水。

「那就喝粥吧。」她拿起勺子挖了一大坨粥,塞進了小丫頭嘴中。

不等她吞下去,又急躁地塞了一勺進去,好像喂的不是孩子,是機械人一樣。

小丫頭來不及吞咽,粥湯就順着嘴角流出來,灑落在衣襟上。那片衣襟幽黑一片,早已沾滿了油垢。

朝朝一直懂事地默默地吃着馬鈴薯,十分難咽的時候,就喝一口水。

他知道自己與妹妹沒有爸爸媽媽了,現在是寄人籬下,舅舅收養他們已經不易了,不能再給他添堵。

只要能活着長大,就是他們最美好的希望了。

簡嫿望着兩個孩子的模樣,眼睛一下子濕潤了,她沒有養過孩子,但她收養過流浪貓狗。

這兩個孩子現在的處境,真的能連小貓小狗都不如。

難怪兩個孩子最後的命運那麼慘,他們早就受到了保姆非人的折磨,原主的到來,只是讓他們雪上加霜罷了。

簡嫿氣壞了,「林蔓,傅家對你那麼好,你居然這樣虐待孩子?」

林蔓囂張地叫着,「我怎麼虐待了?傅家是革命家庭,軍人家庭,從上而下講究節約樸素,有這樣的生活很不錯了,你以為像你這種官僚小姐,整天山珍海味的?」

簡嫿冷笑,「那好,以後抓住你吃肉,看我不打爛你的嘴!」

林蔓色厲內荏地叫着,「你敢!」

簡嫿沒有理會她,衝過去奪過了朝朝手中的馬鈴薯,又拿毛巾擦凈了蜜蜜的臉,將她抱下來。

「都不要吃了,舅媽給你們做好吃的。」

簡嫿打開冰箱,扒開了一堆蔬菜,竟找到了一大塊肉,還有一個大豬肘子。

又發現牆上高高地掛着一個竹籃,取下來,居然是滿滿的雞蛋。

掛這麼高藏得這麼深,就是不想被孩子看到,然後趁着孩子上學後,自己偷偷做來吃的吧?

林蔓心虛地望着,感覺心尖在滴血了,可根本不敢上前阻攔。

她萬萬沒想到,嬌生慣養掌上明珠一樣的簡家小姐,居然會下廚房去做飯。

簡嫿又打開廚櫃,找到一袋子潔白的精麵粉,而另一袋幽黑粗糙的蕎麵粉,肯定是給孩子們吃的。

這個黑心的女人,這麼虐待孩子,還敢說是傅家的養女?她對得起傅家夫婦嗎?

簡嫿撫摸着蜜蜜的頭,「舅媽給你們做又酥又香的烙餅,好不好?」

蜜蜜一聽,口水都快流出來了,用力地點頭。

簡嫿用盆子裝了半盆麵粉,打了幾個雞蛋,再將瘦肉剁成細末,將蔥切成小段,一起放到了麵粉內,然後加水攪拌調和。

她動作嫻熟,刀法麻利,一番操作如行雲流水,林蔓都看傻眼了。

簡嫿前世是推廣傳統文化的博主,發表過無數的中華美食視頻,廚藝自然很好。

她將平底鍋燒熱刷上油,放入攤餅,兩面翻煎了一會,誘人的香味便飄滿了廚房。

蜜蜜雙手攀着灶台踮着小腳尖,仰着小腦袋,眼巴巴地瞅着鍋中,朝朝也不由自主地咽了咽口水。

幾分鐘後,麵餅就煎好了,兩面金黃帶着綠色的蔥花,賞心悅目,雞蛋肉末散發著濃郁的焦香。

簡嫿將餅切成小塊,用盤子盛了端到桌上,「朝朝,蜜蜜,可以吃了。」

兩個孩子興奮地坐到桌邊,拿起一塊放進嘴內,又酥又軟,香香脆脆,真是太好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