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

第6章

小丫頭吃得津津有味,還不忘甜甜地說一聲,「謝謝舅媽。」

這個舅媽又漂亮又溫柔,她是媽媽在天上派來,守護她與哥哥的嗎?

林蔓被香氣吸引,也感到垂涎欲滴,手伸過來想悄悄的拿一塊。

簡嫿立刻拿起筷子打過去,「去吃馬鈴薯和稀飯!」

林蔓悻悻地坐到了一旁,這個女人,結婚第一天就收買了孩子的心,自己的地位有點不妙了。

更晦氣的是,傅京燁將工資全交給了她,家庭財政大權移交到她手中,自己今後一分都貪不到了。

不一會兒,孩子們都吃飽了,盤中還剩下一些碎餅殘渣。

簡嫿將盤子放到林蔓面前,「這些給你吃,吃完後收拾桌子,將碗洗了。」

說完就起身,裊裊婷婷上樓去了。

林蔓恨得咬牙切齒,一來就給她下馬威,連傅夫人都沒給她甩過臉子。

她重重地踢着椅子,簡嫿,你不要太得意,究竟是誰滾還不知道呢!

簡嫿上樓來到書房,她終於接受了穿書這件事,當然她不可能愚蠢到走原來的劇情。

原書中,因為原主的虐待折磨,兩個孩子缺乏親情與關愛,內心積壓了長久的憋屈,都變得十分陰暗極端。

男寶習武練出了一身反骨,加入了黑社會,成為了獨霸一方的老大,因為心懷仇恨,狠狠地報復這個社會,製造了幾起慘案。

最後死於一場黑幫混斗,身中數十刀,血肉模糊橫屍街頭。

女寶看着柔弱溫順,其實對這個世界充滿了絕望冷漠,因為得不到後媽的照顧,連例假來了都不知道處理,遭到了一個女同學的嘲笑。

於是她一怒之下拿着裁紙刀,將那個女生一刀割喉,然後自己也跳樓結束了性命。

這是一對苦情的小兄妹,都在青春年少橫死,而原主的命運也好不到哪兒去。

她不僅被林蔓陰謀算計,遭到傅家所有人的厭惡,還被真千金簡珠按在地上摩擦,帶着那個廠長老公在她面前耀武揚威。

最後她被傅家趕出來時,簡家拒之門外,說從未養過這個女兒,讓她流落街頭,最後被繼子殺害的時候,他們都懶得收屍……

簡嫿想到這裡,一雙漂亮的狐狸眼聚起了寒意,幸好一切剛剛開始,她還來得及扭轉乾坤。

她給自己立下了三個目標:

1,善待兩個孩子,引導他們健康成長,做個快樂陽光的人。

2,努力發展事業,一心賺錢暴富,打臉那堆極品人渣。

3,睡了傅京燁,然後捲款去南方,過自己逍遙的日子。

她暫時接受了這個家庭,並不代表會長期在這裡,軍嫂多無聊,還不如做個自由自在的富婆。

這時樓下的林蔓,怨氣衝天地洗完了碗,從廚房出來,瞥了一眼樓梯,趕緊走進兒童房中。

兩個小糰子正坐在床上玩積木,原本惶恐不安的心,被簡嫿的笑容與一頓早餐撫平了。

林蔓彎下腰,指尖戳着朝朝的小腦袋。

「小兔崽子,還有心思玩這個?你以為那個女人真心對你們好?那只是她假惺惺的面孔,她的最終目的,是要趕走所有人,獨霸這個家!」

朝朝冷酷着一張臉,「你胡說,舅媽是好人,要趕也只會趕你走!」

他雖然表面沒有反抗,但內心明鏡似的,這個林蔓阿姨又懶惰又自私,根本不將他們當人看。

林蔓惱怒地低吼,「你有沒有一點志氣,一張餅就收買了?這世上有哪個後媽是好人?她要生自己的孩子,你們就是她的眼中釘,小心她在食物中投毒。」

朝朝的小臉不由地繃緊了,看向妹妹,蜜蜜的身體很弱,經不起任何摧殘了。

林蔓繼續嚇唬他們,「你們難道都沒聽說過?那個女人從小飛揚跋扈,血腥殘忍,遇到流浪的小貓小狗,直接擰斷它們的脖子,將它們綁起來澆開水……」

蜜蜜一聽嚇得哭起來,小小的身子顫抖着,向著朝朝身邊靠過來。

「嗚嗚嗚……哥哥,蜜蜜好害怕。」

朝朝抱緊妹妹,瞪着林蔓,「你不要在這裡撒播謠言,我們不會相信的。」

林蔓攤攤手,故意長嘆口氣。

「不信我也沒辦法了,我是不怕的,被趕出去還能找工作,你們被趕走,就可能去要飯睡橋洞了。」

「你們姥爺姥姥年歲已高又不在京城,你舅舅被她的狐媚樣子迷惑,很快就有自己的孩子了,我看到時,還有誰還會在乎你們?」

朝朝一雙清澈的大眼睛,立刻水汪汪的蒙上了一層憂傷。

他倒是不怕,他是小小的男子漢,但是蜜蜜是女孩子,若是流落街頭,被壞人盯上了怎麼辦?

朝朝想像着妹妹被欺凌的情景,身子都氣得顫抖起來。

林蔓見目的達到了,心滿意足地走出房間,就由這兩個孩子去對付簡嫿吧。

過了一會,簡嫿走下樓,忽然聽到兒童房傳來小丫頭痛苦的奶音。

「哥哥,我的頭好疼,肚子也疼……」

簡嫿一驚,趕緊推門進來,只見蜜蜜崽躺在床上,滿頭汗水,額頭的頭髮都打**,小臉蛋紅彤彤的,好像燒紅的螃蟹。

簡嫿一個箭步衝過去,抱起小丫頭,感覺她的身子像個小火爐一樣燙手。

她十分着急,「蜜蜜,你這是怎麼了,怎麼忽然發燒了?」

小丫頭眉頭痛苦的擰着,雙手摸着小肚子,「好疼……」

朝朝剛端了一杯水進來,見狀像急紅了眼的小狼崽,衝過來撕扯着她的胳膊。

「你這個壞女人,快放開我妹妹,不要傷害我妹妹!」

原本朝朝對林蔓的話還半信半疑,可妹妹忽然發起了燒,這讓他一下子深信不疑了。

這時林蔓也走過來了,見狀趁熱打鐵,高聲嚷叫起來。

「我早就提醒過你們,要注意這個女人,不要吃她的東西,不要聽她的話。她肯定在烙餅中投了毒,你妹妹吃了才忽然肚子痛的。」

朝朝一聽瞬間失去了理智,雙眼赤紅充滿兇殘,抓起簡嫿的手臂,狠狠地咬了一口。

「啊——」簡嫿疼得叫起來,手臂上現出了清晰的泛着血絲的牙印。

她一把推開朝朝,大聲吼道,「別鬧了,你妹妹病了,我現在要立刻替她退燒。」

林蔓身子倚着門框,不緊不慢地冷笑。

「不要裝模作樣了,蜜蜜平時好好的,你一來就發急症,還說跟你沒關係?就算你要害兩個孩子,也不用這麼急就下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