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穿成假千金後,她狂踩渣男撕綠茶 第7章_安格小說
◈ 第6章

第7章

這話提醒了簡嫿,早上蜜蜜還好好的,怎麼忽然腹痛發燒?

簡嫿想起了早上那些馬鈴薯,忙去翻垃圾桶,果然發現都長芽腐爛了。

蜜蜜原本身子瘦弱,吃了這些有毒的東西,就引起腸胃不適、頭痛發熱了。

林蔓見狀心虛了,為了省錢,她在地攤上買了一大袋馬鈴薯,沒想到吃久就壞了。

她原以為簡嫿不會管孩子的死活,甚至巴不得他們死了,沒想到與她預期的完全不一樣。

林蔓想要悄悄溜走了,簡嫿已憤怒地衝過來,「你這個作惡多端的女人,我今天就替孩子們教訓一下你!」

簡嫿揚起手掌,對着她臉上狠狠地扇去。

「啪!啪!啪!」

林蔓連挨了三巴掌,那細嫩的半張臉,瞬間火辣辣的疼痛起來,紅腫得像饅頭。

簡嫿還不解氣,扳住她的頭,將馬鈴薯往她嘴裏塞,「你給我吃,給我咽下去!」

那馬鈴薯從垃圾桶撿出來,帶着一股酸臭味,還沾了爛菜葉餿飯渣。

林蔓只感到一陣翻江倒海的噁心,拚命掙扎着搖頭,「嗚嗚,不要……」

可簡嫿逼着她,硬生生地咽下兩口,這才放開了手。

讓你知道,什麼叫以其人之道,還其人之身。

簡嫿急着給孩子退燒,暫時放過了她,出門買葯去了。

林蔓趕緊跑到衛生間,趴在馬桶邊,嗷嗷的吐起來,直吐得天昏地暗。

她自打七歲時來了傅家,就猶如生活在蜜罐中一樣,傅家小姐有的,從沒少過她一樣。

從沒想過有一天,還會吃垃圾桶里的東西。

林蔓嘔吐了好一陣,快將膽汁都吐出來了,才終於好受了一點。

她對着鏡子,恨得直磨牙,很想打電話給傅夫人,狀告這個兇悍橫蠻的女人。

可又擔心傅夫人細問起來,特別擔心她回家,自己的惡行就敗露了。

她就是仗着傅氏夫婦在南方,天高皇帝遠,才敢這樣苛刻虐待兩個孩子。

最後,她只得灰溜溜躲回房間去了。

簡嫿出了小樓,軍區大院非常寬闊,一排排樓房聳立,沿着大道綿延不絕。

大院的南門處,彙集了各類生活設施,商店、菜市場、電影院、澡堂子等,應有盡有。

簡嫿很快找到了藥店,她有一定的醫學常識,略懂藥理。

購了一瓶安乃近西藥片,這是當時的退燒神葯,對急性高熱、頭痛腹痛有良效。

還買了一大包中藥顆粒,裏面含有柴胡、金銀花、連翹等,適合兒童清熱解毒。

最後還買了霍香丸、雲南白藥、風油精等一些常用的藥品,還買了體溫表、繃帶棉簽等醫藥工具。

看林蔓的態度,孩子們平時的傷風感冒也肯定置之不理的,也不知小兄妹曾遭過多少罪。

很快,簡嫿用一張大麻黃紙,捧着一堆葯返回家中。

此時蜜蜜燒得更厲害了,豆粒大的汗珠從額頭滾落,小嘴唇乾燥開裂,泛起了一層白皮。

朝朝小手中拿着一條毛巾,不停地給妹妹擦汗,眼神一片焦慮。

簡嫿趕緊倒來一杯涼開水,在勺子中放入幾塊藥片,抱起小丫頭,哄着她。

「蜜蜜,將些葯吃了,你就能好起來了。」

小丫頭知道舅媽在救她,乖巧地含住葯,立刻一股強烈的苦腥味湧上舌尖。

她的小嘴咧了咧,但並沒有像其它孩子那樣哇哇大哭,而是極力忍住,喝了幾口水吞下去了。

簡嫿豎起了拇指,「蜜蜜真是好勇敢,吃藥都不怕苦。」

蜜蜜崽聽到舅媽的誇讚,蒼白的小臉漾起笑意,疼痛好像都減輕了。

簡嫿讓小丫頭躺着,拿毛巾蘸了酒精,脫了她的衣服,給她擦拭身體退熱。

當她的目光落到小丫頭小小的身子上時,心疼不已,居然這麼瘦。

三四歲的小孩,大都有一個圓滾滾的小肚子,可蜜蜜的肚子根本沒有脂肪,腰側的小肋骨也是清晰可見。

確實,那麼粗糙難咽的食物,又沒有營養蛋白質,孩子怎麼能健康呢?

傅京燁常年在外執行任務,即使回家也是早出晚歸,恐怕都沒看清孩子們長什麼樣。

傅家夫婦將外孫託付給林蔓,儘管林蔓與傅家沒有血緣,但一直將她視作家人,理所當然地認為,林蔓也會善待兩個孩子。

沒想到她會這樣冷血自私!

簡嫿給小丫頭脫掉長褲,要給她擦拭雙腿時,小丫頭猛然又哭起來,「疼……」

簡嫿赫然發現,她的兩個小膝蓋,布滿了層層傷痂。

舊的傷口好了,又覆上了新的傷口,最新的一層還帶着血絲,甚至粘到了褲子上。

她一下子震驚了,「蜜蜜,你這是怎麼了,在幼兒園摔的嗎?」

蜜蜜的大眼水汪汪的,望了一眼門口,顯得很是驚慌。

朝朝的小臉氣得通紅,「是林蔓阿姨,她讓妹妹每天跪在地上擦地板,她自己坐在沙發上看電視,不擦完不準妹妹起來。」

那個女人,不僅讓他們兄妹包攬了所有的家務,還讓他出門提重物,還要給她按摩捶肩。

而她自己,每天只顧着穿衣打扮,悠閑地享受。

朝朝原本也害怕,老師問起來他們身上的傷時,他都不敢回答,擔心遭到林蔓的報復。

但今天忽然有了勇氣,覺得舅媽是媽媽派來的保護神,一定會站在他們身後的。

簡嫿聽完,氣得身子都發抖了,這是舊社會嗎,當他們是童工嗎?

這個林蔓,簡直不配為人!

「蜜蜜忍一忍,舅媽給你弄傷口。」

簡嫿拿着棉簽,細緻地清理了血跡,灑上了白藥粉,然後拿紗布膠帶敷上。

蜜蜜感到傷口的疼痛一下子消失了,膝蓋一點都不疼了。

她眨着一雙黑葡萄似的大眼睛,舅媽真是好溫柔好善良,有她守在身邊,再也不害怕了。

小崽崽身上的疼痛消失了,剛才哭鬧那麼久也累了,於是沉沉地睡過去了。

簡嫿鬆了口氣,給她蓋上被子,這才感覺自己的手臂火辣辣的疼,那是剛才被朝朝咬的。

好在傷口不算深,她撒了一些葯處理好了。

望向朝朝,「現在你信了吧?我不是壞人,是救你們兄妹的。」

朝朝此時放下了全心的警惕,心頭還湧起一絲愧疚,「舅媽,對不起。」

簡嫿也不怪他,理解這孩子的心情,爸爸媽媽都不在身邊,妹妹是他唯一的親人,他當然要拚命保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