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

第8章

一番折騰下來,大半天過去了,簡嫿對朝朝說,「你在這裡陪伴妹妹,我去給你們做午餐。」

朝朝聽話地坐到了床邊,握着妹妹的小手。

蜜蜜不知做起了什麼惡夢,忽然哭起來,「哥哥,我好怕怕……」

朝朝握緊了她的手,小臉貼上去,柔聲安慰,「蜜蜜不要怕,哥哥在這裡。」

他看着妹妹濃密的睫毛一顫一顫的,上面還掛着晶瑩的淚滴,心也跟着刺痛起來。

妹妹是不是又夢見了,因為家務沒幹好,被那個女人扇耳光、潑冷水、抽皮帶……

蜜蜜感覺到哥哥熟悉的氣息,重新又入睡了。

朝朝也感到很疲勞了,而且小胃一陣陣絞痛,虛弱地倒在床上。

因為吃得差吃得少,他又盡量將好吃的讓給妹妹,時間一長,就落下了胃病。

朝朝用小手使勁地頂住肚子,最後在疼痛中也昏睡過去了。

簡嫿來到廚房,倒了一盆麵粉和成光滑的麵糰,放到冰箱內發酵。

然後將剩下的瘦肉剁成碎末,又切了一把韮菜花,加入鹽與味精調拌好。

半個小時後,她將麵糰從冰箱取出來,擀成薄薄的餃子皮,再加入餡料包成元寶狀。

最後將餃子放到燒開的鍋中,煮了一會,一隻只潔白的餃子便上下翻滾起來,廚房內瀰漫起濃郁的肉香味。

簡嫿又打了幾個雞蛋放到碗內,拿到屜子上蒸了,很快,空氣中又瀰漫起雞蛋的清香。

「好香啊。」

昏睡中的朝朝醒過來,打開房門探出小腦袋,看見桌上擺着幾盤水餃。

每個都滑溜溜,胖乎乎,有他的小拳頭那麼大。

而且個個皮薄餡多,晶瑩剔透,裏面的餡料與湯汁好像要溢出來似的。

小崽崽瞬間垂涎欲滴了,簡嫿看到了他,「朝朝想吃了吧?舅媽先帶你去洗手。」

她帶着朝朝來衛生間,拿香皂給他搓手。

小傢伙也是瘦瘦的,嘴唇乾燥開裂,十個手指長滿了倒刺,頭上一撮呆毛也是黃黃的,這都是長期營養不良的體現。

朝朝洗完手坐到桌邊,簡嫿將一盤餃子放到他面前,「有點燙,要慢點吃。」

奶糰子夾起一個餃子,鼓着腮幫吹了幾口氣,就迫不及待一口咬下去。

頓時滿口生津,鮮美無比,芳香在唇齒間回味無窮,他從來沒有吃過這麼美味的佳肴。

簡嫿去房間叫醒了蜜蜜,小丫頭睜開長長的睫毛,轉動着烏溜溜的眸子。

身上的疼痛消失了,這一覺睡得可真香啊,可肚子嘰咕咕叫喚起來了。

「餓了吧?舅媽帶你去吃飯。」

簡嫿打開衣櫃,想找一套乾淨的衣服給小丫頭換上。

裏面的衣服像垃圾一樣堆積擰成一團,她翻了好一會,都沒看見一件徹底洗凈的,而且不是破洞就是脫線。

林蔓根本不管他們的吃穿飽暖,衣服都是孩子自己洗的,這麼小能洗得乾淨嗎?而且看起來,兩三年都沒換過新衣了。

簡嫿勉強找出一套完好的,可穿到孩子身上緊皺皺的,連繫鈕扣都費勁了。

她下定決心,下午就帶孩子去商場買衣服,一定要將這些破衣爛裳全丟了。

還有被褥墊子,也是黑乎乎髒兮兮的,一定要全部換洗了。

簡嫿抱着蜜蜜來到桌邊,端起那碗雞蛋羹來喂她,因為小丫頭剛剛病好,要吃清淡一點的。

小丫頭吃了一口雞蛋羹,又香又軟,滑滑嫩嫩,哧溜一下就咽下喉嚨了。

她睜大了瞳孔,舅媽有一雙魔術手嗎?每一次都帶給她這麼大的驚喜。

小丫頭有滋有味的吃着,還沒有忘了用軟軟糯糯的聲音說,「太好次了,謝謝舅媽。」

簡嫿不厭其煩地一勺一勺地喂着她,看着兩個小傢伙津津有味的樣子,內心也甜絲絲的。

她一定要施展全部的美食技能,將兩個孩子喂得白白胖胖的,讓他們像年畫上的寶寶那麼可愛。

朝朝看着這個漂亮善良的舅媽,越發覺得林蔓的兇惡歹毒。

經常他們放學回來,聞到廚房濃郁的香氣,可鍋內乾乾淨淨,只看到垃圾桶內一堆骨頭。

有好幾次晚上,他看到鍋中燉着一隻肥美的大母雞大肘子,可是第二天早上,發現只剩下一鍋湯了,那個女人說,肉肉被大老鼠叼走了。

小崽崽望着面前的美食,又有點忐忑,總感到這是幻覺,眨眼就會消失了。

簡嫿望着他猶豫的樣子,「朝朝,快吃啊,以後舅媽每頓都給你們做好吃的。」

這時,林蔓聞着香氣,賊頭賊腦地走出來了。

看着盤內鮮嫩晶瑩的餃子,真是不可思議,這麼薄的皮,還只只完好,自己每次煮的,最後都糊成了一鍋麵湯。

林蔓咽了咽口水,今天沒有機會吃獨食,她也感到飢腸轆轆了,可根本不敢靠近桌邊。

簡嫿見狀,將一盤餃子推過去,「吃吧。」

林蔓不敢置信,懷疑她有什麼陰謀,但禁不住美食的誘惑,還是坐下來,夾起餃子狼吞虎咽吃起來。

簡嫿冷眼望着林蔓,吃吧,吃飽了才有力氣幹活。

她已經想清楚了,就這樣將林蔓趕走,太便宜她了。

公婆不在身邊,自己以後要搞事業,肯定沒精力照顧兩個孩子,家中反正需要一個保姆。

不如將林蔓好好馴服成奴隸,讓她包攬所有的家務活,也替兩個孩子出口氣。

等到林蔓放下筷子,打起了飽嗝,她才站起來說。

「朝朝,蜜蜜,上街去百貨大樓。」

奶糰子十分興奮,他們很久沒有出大院了,也從沒去過百貨大樓。

林蔓也很激動,趕緊拿了一個大帆布包挎上,她最喜歡逛的地方就是商場了。

簡嫿也找出三個大大小小的帆布包,帶着兩個孩子出門了,兩個奶糰子像小尾巴一樣跟在她後。

林蔓走在最後,縮着脖子垂着頭,像個小丫鬟。

拿人手短吃人嘴軟,更何況還有把柄在簡嫿手中握着,已完全神氣不起來了。

簡嫿出了大院,憑着原主的記憶,沿着寬闊的大道往東走。

這時候的京城遠不如現代繁華,沒有摩天大廈,也沒有車水馬龍,路上大都是騎單車的人,偶爾才有幾輛小車通過。

寬闊清凈的路面,讓她這個曾因堵車痛苦不堪的人,真有點不習慣。

過了兩三個馬路口,一棟灰色的高樓出現在眼前,就是百貨大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