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穿成假千金後,她狂踩渣男撕綠茶 第9章_安格小說
◈ 第8章

第9章

簡嫿走進百貨大樓,復古的年代感撲面而來,真是溫馨又樸實。

大廳四面玻璃櫃檯環繞,靠牆擺着一排排的貨櫃,裏面的商品琳琅滿目。

從七十年代的三轉一響,縫衣機、手錶、單車、收錄機。

到八十年代的緊俏三大件,冰箱、彩電、洗衣機。

再到微小的生活用品,手帕、火柴、頂針……

真是包羅萬象,應有盡有。

因為顧客比較少,幾個燙着時髦捲髮的銷售員,正聚在一起聊天嗑瓜子。

簡嫿帶着孩子來到童裝部,卻發現成衣非常少,而且色彩單一、款式很土,跟現代的童裝根本不能比。

簡嫿便只給孩子買了內衣褲與睡衣,還有棉襪子,外套準備自己做。

她看到樓上有一架縫紉機,前世作為傳統文化的博主,她會裁剪衣服,還會手織毛衣,應付幾件童裝完全沒問題。

簡嫿來到布料櫃檯前,花花綠綠的布匹種類非常多,這年代大家仍然習慣買布做衣服。

簡嫿買了兩匹燈芯絨,給兩個孩子做秋裝,又買了兩匹羊毛絨,給孩子做冬裝,然後又買了兩匹純棉布,給他們做貼身的單衣。

接着,又來到旁邊的毛線櫃檯前,同樣毛線也是五彩繽紛,品類繁多。

簡嫿買了五斤羊毛線,這樣算下來,每個孩子可以織一套衣褲,剩下的還能織圍巾手套。

最後又來到鞋櫃前,給孩子買了兩雙單層的小皮鞋,兩雙加絨的小皮靴。

皮質都是羊皮的,柔軟透氣又保暖,保證寒冬也不會凍腳。

銷售員好難遇到這樣闊綽的買家,臉上堆滿殷勤的笑容,就連旁邊的櫃姐,也全過來湊熱鬧了。

瞧瞧這夫人,漂亮又大氣,看上去就高貴,一定是某位首長的夫人。

還有兩個小娃娃,五官精緻,大大的眼睛小巧的鼻子,就像洋娃娃一樣可愛。

朝朝與蜜蜜望着櫃檯上一大堆的東西,烏亮的眼眸都充滿了驚詫。

以前每到秋天的時候,他們就感到寒意了,短小的衣服根本遮不住肚皮與手腕,破洞的襪子與鞋子,好像光腳踩在冰面上一樣,凍得他們瑟瑟發抖。

那些衣服,還是姥姥臨走的時候給他們買的,之後林蔓再也沒有給他們添過衣服鞋子。

蜜蜜嫩乎乎的小手拿着軟軟的毛線團,奶聲奶氣問,「舅媽,這些真是買給我和哥哥的嗎?」

簡嫿撫摸着她毛茸茸的小腦袋,「當然,全部給你們的,舅媽回去就給你們做衣服,織毛衣。」

櫃姐們一聽,原來孩子不是親生的,居然只是老公的外甥,真是太善良太有愛心了。

為什麼他們的孩子,就遇不到這樣一個親親舅媽呢?

林蔓看着,也是羨慕死了。

她居然出手這麼闊綽,一口氣買下來,連眼睛都不眨一下。

這些毛線可是純羊毛的,價格很貴,而且一買就是幾斤,還有那些布料與皮鞋,價格都不菲。

林蔓也心癢難耐,看中了貨架上一匹墨綠色的天鵝絨,這是從國外最新引進的吧?上次來逛時還沒有看到。

如果拿這匹天鵝絨做一條連衣裙,肯定穿起來像孔雀一樣漂亮,到時一定能吸引傅京燁的目光。

反正她平時剋扣下了不少生活費,一件衣服還是做得起。

簡嫿望着林蔓直勾勾的眼神,還有臉上那抹興奮的光芒,就知道她在想什麼。

一記冷光射過來,蔑笑一聲。

「想什麼呢?你一個小保姆,也配穿這麼高檔的布料嗎?穿着華麗的裙子,你還怎麼幹活?」

林蔓一聽,頓時蔫了,縮着脖子退到後面去了。

櫃姐們一聽,竊竊自語起來。

「我就說嘛,她看着也挺漂亮,但透着一股小家子氣,原來是個保姆。」

「就是嘛,一個保姆穿這麼高檔的天鵝絨,哪能穿出氣質來?白白糟蹋了布料。」

林蔓聽在耳中,氣得七竅生煙。

一群拜高踩低的小人,你們賣貨的就很高級嗎?等我做了首長夫人,來清光你們的貨櫃!

內心對簡嫿,也更加恨之入骨。

居然在大庭廣眾之下,這樣的羞辱她,傷她的自尊。

她發誓,不惜任何代價,一定要將簡嫿趕出傅家。

傅京燁是她的,她一定要做首長夫人,那是她從小的夢想,沒有任何人能奪走!

簡嫿看着林蔓氣鼓鼓的樣子,根本沒將她放在心上。

她將毛線放到自己的包中,然後奪過林蔓的包,將布料鞋子全塞進去,鼓囊囊的裝了一大袋。

林蔓又氣得直翻白眼,合著她帶了個大袋子,就是替這兩個小兔崽子裝東西的?

簡嫿給孩子們買好穿的,又帶他們去各個櫃檯,買了糖果,玩具,還有文具與書籍。

而林蔓,趁着這個空隙轉到化妝品櫃前,瞄準了一款日產的珠珍膏。

據說這款面霜,是用天然的海水珍珠研磨成的,對增白嫩膚有奇效。

看着簡嫿那白皙細膩、吹彈可破的肌膚,她就十分嫉妒。

如果自己能養出那樣白得發光的肌膚,一定能吸引傅京燁的目光,又增加了一層勝算。

但是這款珠珍膏,居然要十塊錢的高價,想想都肉疼。

林蔓拿着盒子,慢慢地靠近簡嫿身邊,見她正在結賬,趁着她不注意,將盒子塞到了那堆貨品中。

反正她亂七八糟買了這麼多,要花上百塊,肯定不會發現的。

可朝朝的眼睛尖,一把抓出了盒子,「舅媽,這個不是我們的。」

簡嫿的目光又利箭般的射過來,難道又要自取其辱么?

林蔓生怕她又說出什麼話來,趕緊乖乖掏了錢,然後溜出了商場。

不一會兒,簡嫿帶着兩個小崽崽出來了,他們的小挎包也裝得滿滿的。

雖然這一趟花去了150塊,今早剛拿的工資就少了一半,但極大的改善了兩個孩子的生活水平,還是很值得的。

林蔓遠遠地看着一大二小,兩個孩子背着挎包,像企鵝一樣搖搖晃晃跟在她後面。

她恨恨地說,「買買買,敗家子,傅家都被你敗光了,看夫人回來怎麼收拾你!」

簡嫿走到她身邊,陰森地盯着她,「你在嘀咕什麼?」

林蔓一個激靈,囁嚅道,「沒……沒說什麼,買好了就回家吧。」

她已經完全沒有了跟簡嫿正面硬剛的底氣。

「好,回家吧。」

簡嫿將身上的包,掛到她另一隻臂膀上,然後將朝朝蜜蜜的包也取下來,掛到她脖子上。

林蔓望着身上四個鼓囊囊的包,傻眼了,氣憤大叫。

「簡嫿,你這是什麼意思?當我是騾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