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洛歡顧時野 第2章_安格小說
◈ 第1章

第2章

她這幾年醫術專業確實進步了很多,可是她感覺醫院尤其是醫院高層對她的友好程度,遠遠超過了她醫術應有的尊重,她有點受寵若驚。
不過更讓她放心的,是好像四年前的那些事,已經沒有人記得了,沒有聽到人談論,也沒有遇見過任何熟悉的人。
但是她還是堅持用英文名字,每天細細的化妝,讓自己跟之前不一樣,好在她的氣質在這幾年也有很大的變化,更加成熟更加利落,加上她特意畫的跟之前不同的妝容,別人乍然看到,的確很難認出來。
她雖然來了這個城市,但是她是為了更好的未來,過去的那些事情,她希望他們永遠都鎖在地下,不要再被掀開,不要再重新被風吹起來,在她的生命里揚一地塵土。
洛歡揉了揉因為穿着高跟鞋而疲憊的腳,沒有發現身後不遠處一閃而逝的閃光燈。
第三十一章追回顧時野站在落地窗邊,手裡拿着一疊照片。
每一張照片上,都是現在的洛歡,她在給病人看病;在難得的空閑時間裏,背景中其他人都在休息聊天,只有她在認真看書;她揉着腳踝,看起來很疲憊。
每一張都是她,她畫了不同的妝,叫着不同的名字,可他一眼就能認出她來。
他終於,能再次離她這麼近。
顧時野看着窗邊的一盆藍色的「暗戀的心」,這是洛歡種下的,現在已經長的很高大。
他摸了摸它的葉子,似乎在自言自語:「你們也想念你們的主人嗎?」
這裡,他們結婚後洛歡一直在住的公寓。
跟那個時候只有她一個人居住不同,這裡多了他生活的痕迹。
除此之外,一切陳設都是洛歡留下的樣子,很多東西使用了四年,都已經變得陳舊,可是房間的主人依然都保留着,什麼都沒有換,只是舊了的就被更加小心翼翼的維護着。
傻傻的,好像只要這樣固執地留着原來的東西,曾經住在這裡的那個人就會回來。
從葬禮之後,他就處理掉了江瓷住過的那個公寓,然後把所有的房子都清空,搬進了這裡。
卧室牆上掛着兩副照片,一副是星空下的少女,一副是青春時期洛歡的照片。
那兩幅曾經被埋在他心底的照片,終於等到了這一天,正大光明的停留在了陽光下。
顧時野以為那個人也永遠不會回來了,以為陪自己終老的只有這個房子和那兩張照片,他本來已經勸好了自己,這樣就已經夠了,他只希望死亡早點降臨到他身上,他會再去彼岸花開的路上追上她。
他開始不怎麼吃飯,拚命地工作。
他已經打算好了,等到他給戚家企業留下足夠的資金,他就去地下找她。
當初他去找宗澤拿錄音筆的時候,總覺得宗澤似乎對洛歡的消息知道的太多了,他不報任何希望的持續派人調查宗澤的下落,沒想到,大半年後,竟然真的找到了。
他無法忘記,當他拿到照片的時候,看到宗澤站在別墅的花園門口,而洛歡在花園裡澆花,微笑着回頭看宗澤的那一幕的時候,內心的感受。
他的靈魂彷彿被重重一擊,乍喜乍悲。
她還活着!
她竟然還活着!
他從來不信鬼神,可是那一刻,他真的想跪在地上感謝上蒼,讓她活了下來。
只是下一瞬,從她活着的驚喜中醒過來,他意識到,宗澤跟她生活在一起,住在同一個屋檐下。
他們那樣親密,是不是已經……?
顧時野的心彷彿從冰庫拿到了烈日下,終於在烈日下復蘇了以後,卻又被丟進了油鍋。
可是驚喜和驚痛相比,顧時野覺得,就算是現在她跟別的男人在一起,也勝過她一個人含冤含痛躺在冰冷的地底下。
只要她活着,她活着就好了。
對於宗澤,他嫉妒他能跟洛歡在一起過這大半年,他也感激他。
宗澤救了洛歡,這恩情沒齒難忘。
但是自己的老婆,他一定會追回來的。
那個時候,他已經把戚家企業經營好,甚至已經初步選定了繼承人。
除了工作之外,他整夜整夜的睡不着覺。
他希望入夢的時候能夢見她,可是從來沒有一次夢見過她。
他用咖啡和酒精勉強支撐着清醒,身體已經熬得十分差了,本來就一心求死,他也並不在意。
可是洛歡活過來了,他也要好好地活着。
於是,顧時野重新振奮起來,部署好了這邊的一切,隻身飛去了加州。
第三十二章意料之外洛歡最近總覺得,好像自己的身後有一雙眼睛在盯着自己一樣,讓她心頭髮麻。
今天下班的時候,這種感覺尤其的明顯。
前面是個櫥窗,洛歡放慢了腳步,等到自己的影子倒映在櫥窗里的時候,她停了下來。
果然,櫥窗里,遠遠的有個黑色的影子看到她停了下來,立刻就跟着停住腳步,竄到後面去了。
她進了路邊的商店,找了一根棒球棍買了下來,塞進了袖子里。
在她住的小區前面,有一段長長的沒有路燈的黑暗小道,她心裏害怕,只能硬着頭皮走。
果然,一走進那個黑暗的小道,很快就聽到後面有一陣急促的腳步聲,眼看着就要趕上她了,洛歡猛地轉身,眼角看見那個人穿了一身黑衣,很像剛才櫥窗里那個鬼鬼祟祟的影子,於是抽出袖子里的棒球棍,對着來人狠狠地砸了下去。
來人應聲倒下。
洛歡捂着心口,倒退了幾步。
腳卻踩上了一雙鞋,一個聲音在她背後響起來:「嘿,這個妞還挺辣,我喜歡。」
那個人抓住她的胳膊,就把她往懷裡拖,洛歡拚命掙扎呼叫,來人一把捂住了她的嘴。
地上的人也已經爬了起來,兩個人一起夾攻她。
這兩個人應該都是街頭混混,本來只是圖錢,後來又垂涎她的姿容,起了色心。
洛歡哪裡敵得過兩個男人的力氣,眼看着就要吃虧,身後突然一陣剎車的聲音。
「救命……」洛歡雖然已經被捂住了嘴,卻還是拚命掙扎。
那輛車停了下來,車門打開,下來一個人。
混混按着洛歡的頭,將她強按在懷裡,抬着下巴瞪着來人:「這是我們小兩口的事,長眼睛的就滾開,少瞎摻和。」
洛歡使勁想要搖頭,頭卻被按住了,動不了。
來人沒說話,聽腳步聲是動了。
洛歡心裏一陣絕望,卻聽見身後一陣拳腳響動和中招倒下的聲音,咒罵聲,緊接着,身後一股大力把她從混混懷裡拉出來,然後她被護到了來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