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

第6章

教官不是我們完蛋,是時間都被您壓榨光了,哪得空交女朋友去啊?
您再不放人,這兩個也跑了!」
隊伍里又是一片鬨笑聲。
教官無奈地指指顧時野,說:「別以為我不知道,就算我全天扣着你小子練,你身後排隊等着的姑娘也少不了,你缺這點兒時間嗎?」
顧時野還是痞痞地笑,「教官,就算我不缺,可老陸他缺啊,這個姑娘他可惦記了好多年了,您可別給人整黃了!」
教官哼笑:「威脅我?
行!」
「全體都有了!
陸昂訓練結束!
其他所有人再跑一圈帶回!」
隊伍又重新跑動起來,只有顧時野陸昂還在站在原地不動。
教官看了一眼訓練場邊的兩個女生,又看向陸昂,「去吧!
別干惦記不行動,我都替你着急!
爭取早點轉正!」
「是,謝謝教官!」
說完陸昂笑着跑開了。
教官又看向顧時野:「怎麼,你不在所有人里啊?
幫兄弟出頭,兄弟甜,你就吃點苦吧!
你,向左轉,兩圈,跑步走!」
洛歡和林以沫在訓練場里,看見隊伍停下來一會兒後,又開始跑動。
只是有兩個人依然站在不遠處的光影里,是不是她們認識的那幾個人,看不太真切。
然後又過了沒一會兒,一人朝她們所在的方向跑過來,等跑近了,她們才看出來。
「是陸昂。」
林以沫驚喜道。
等陸昂跑到她們倆面前,臉上滿是欣喜地問她們:「你們倆怎麼到這兒來了?」
「從校外回來聽到你們訓練的口號聲,就忍不住過來看看,你訓練結束了嗎?
如果沒結束,你快回去繼續,不用管我們倆。」
林以沫對陸昂說。
陸昂笑着搖搖頭,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林以沫,「不用,托你的福,教官特批我提前結束訓練。」
林以沫怔了一下,隨即也笑起來,「這樣也可以嗎?」
陸昂看着她笑的寵溺,點頭輕應:「嗯!」
林以沫被他看的有些不好意思,微微低下頭。
洛歡在一旁看着二人眼中不自覺流露出的曖昧氣氛,覺得自己不能再站在一旁繼續做電燈泡了。
於是她悄悄朝一旁走了幾步,就在運動場一側的看台台階上坐了下來,望着遠處正在奔跑中的隊伍。
京北冬季的夜晚霧色靄靄,跑動中的隊伍若隱若現。
所有人都身着和夜色融為一體的深藍色作訓服,洛歡根本看不出隊伍里哪一個是顧時野,只是用雙眼不停地朝着人群追尋着。
突然一聲響指在她面前響起,她被嚇了一跳,慌忙收回一直落在遠處的視線,看向面前的人。
「是你!」
洛歡不可思議地伸手指了指面前的人,又看向遠處若隱若現的隊伍,問:「你不是應該和他們一起訓練嗎?」
顧時野停在洛歡面前,雙手掐着腰,居高臨下看着她,不回答她卻反問:「你怎麼在這兒?
來看我們訓練?」
洛歡的心臟撲通撲通直跳,有一種做了虧心事被人抓包的窘迫感。
她微仰着頭對上顧時野的視線,很快又瞥開,「我陪沫沫來的,她和陸昂在說話,我一直在一旁不方便,就走到這邊坐一會兒。」
「吶,他們就在那兒!」
洛歡一邊說,一邊又伸手朝一邊指。
顧時野順着她手指的方向看過去,哼笑了一聲說:「看樣子你是被他們倆給落在這兒了!」
聽了顧時野的話,洛歡立馬朝她剛才站過的地方看過去,果然,那裡已經連個人影都沒有了。
她有點傻了,沒想到林以沫真會把她一個人落在這裡。
她忍不住在心裏暗暗腹非林以沫這個重色輕友的傢伙!
洛歡很快恢復一派平靜的表情,起身朝顧時野笑笑,「那可能是沫沫沒注意到我在這邊,以為我一個人先走了。」
說著,她起身,朝逐漸向他們這個方向跑過來的隊伍對顧時野說:「你的訓練還沒結束吧,那你快歸隊吧,我回去了。」
顧時野剛要說些什麼,忽聽身後一聲咆哮:「顧時野,你還想加練?」
聞聲,顧時野忽然轉身站的筆直,朝來人敬了個標準的軍禮,「報告,我不想!」
「那還磨蹭什麼?
還不去跑?」
「是!」
顧時野一邊神情嚴肅的應着,一邊側頭小聲對洛歡說:「等我!」
說完他就以一種標準的跑步姿態跑走了。
可能是怕教官聽到,他的聲音又低又急,洛歡沒太聽清他說了什麼,只模糊的從他的口型中看出像是讓她等他,也不知道是不是天太黑,她眼花看錯了。
「哎,你說什麼?」
洛歡狐疑地看着顧時野越跑越遠,詢問的話也壓在嗓子里,發出的聲音很輕很輕,大概也只有她自己能聽到。
「他說讓你等他!」
教官朝洛歡又走了幾步,和她並排站在看台前。
「這小子確實是個人才,就是不太好管,但好像女孩子們都喜歡他這樣的。」
洛歡也不知道這個教官是自言自語,還是在跟自己說話,所以她也不敢隨便搭話。
教官見洛歡一直不出聲,扭頭盯着她看了一會兒問:「你跟這小子什麼關係?
也是他的追求者?」
洛歡立馬搖頭,有些局促地說:「不,不是。」
但她現在和顧時野算是什麼關係呢?
她自己現在也說不清。
說是朋友吧,好像還不是很熟,但似乎又比陌生人強了一些。
勉強算是個老鄉?
能一起結伴回家的關係?
好像也只能這麼定義了。
見洛歡否認,教官眼裡打量的意味更濃了。
他有些欣賞地點頭,「嗯,第一次見到來找他的女生,既不是他的追求者,也不是他的暗戀者。」
洛歡有些詫異,是不是暗戀者,這位教官是怎麼看出來的?
她笑笑反問教官:「以前你們訓練也經常有追求者來找他?」
教官略思考了一下,神情嚴肅:「是有一些。」
然後他看了一下洛歡的表情,瞬間又笑起來,「但他都說他不認識,然後讓我趕走了。」
洛歡有些意外,但忽然又想到了些什麼,問教官:「那你現在也是要趕我走的嗎?」
教官朝她笑笑,沒說話。
不說話,大多時候都是代表默認。
洛歡抿了抿唇,回身拿起自己放在看台台階上的包,背上。
回過頭來,正好看見那列隊伍已經跑近,教官朝隊伍做了個手勢,隊伍就整齊劃一地一齊朝出口跑去。
教官臨走前對洛歡說:「等他會兒吧,你是唯一一個被他承認是來找他的女生。」
洛歡沒明白教練的話是什麼意思,被他承認?
就剛剛他停下來和她說了幾句話,就算是被他承認了?
洛歡覺得有些好笑。
教官和隊伍離開後,洛歡又等了一會兒,才見顧時野從遠處再次朝她跑過來。
不知為什麼,洛歡的心又開始不受控制地嘭嘭亂跳。
眼前的情形,讓她突然產生的一種錯覺——那個人正在飛快地奔向她而來。
見過了多少次他不顧一切奔向終點的樣子,但這是第一次,她站的地方就是他的終點。
明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