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

第7章

顧時野結完賬回來叫上洛歡,兩個人一起出了麵館又往學校走。
起初兩個人都沒說話,就安靜地走着。
走着走着顧時野忽然很正經地對洛歡說,「之前問你的問題,沒別的意思,就是覺得你挺特別,」說著他頓了一下,又解釋:「特別有勇氣!」
洛歡被他說的愣了一下,特別有勇氣,他說的這個人是她嗎?
呵呵……
明明勇氣這個東西,好像是她最欠缺的東西好不好?
如果她真的有勇氣,那顧時野應該早在兩年前就認識她了,而不是在昨天面對面時疑惑地問她「我們是不是在哪見過」。
又或者是在他昨天問她的時候,乾脆地告訴他「是,我們見過,在很久之前。」
可她什麼勇氣都沒有,她什麼都不敢說,也不敢做,只敢躲在暗處偷偷仰望他。
所以在顧時野說完這話後,洛歡只是朝他抿唇笑笑,沒多說什麼,心思卻一直百轉千回。
等兩人走回宿舍區,在男女生宿舍中間互相道了別,各自要朝各自的宿舍樓走時,洛歡忽然停住腳步,轉回身叫住顧時野。
「顧時野!」
顧時野聽見聲音,很快轉過身狐疑地看着洛歡。
洛歡抿緊了唇,朝顧時野走過去,直到站到他面前,她仰起頭看着他。
黑漆漆的夜色里,顧時野看見她眼睛亮的像天上的星子,他不知不覺地怔了一瞬,但很快恢復正常。
「有事?」顧時野問。
洛歡此刻心跳如擂鼓,微微笑着對顧時野點了一下頭,說:「就你在麵館問我的問題,我現在想回答一下。」
顧時野饒有興趣地挑挑眉,示意她說,他在聽。
洛歡兩隻手絞在一起,低着頭聲音很輕地說,「其實,我,學飛設是因為一個人。」
說出來了,她終於鼓足勇氣說出來了。
洛歡小心翼翼地抬眼去看顧時野的反應,只是在看到顧時野那張毫無波瀾的帥臉時,她那顆逐漸滾燙的心,又慢慢變涼。
其實他只是隨便問問,自己又何必當真呢?
等她有些失落地垂下眼睫時,頭頂突然又傳來了顧時野帶着些戲謔的聲音。
「你別告訴我是因為一個你喜歡的人啊!而且還是個男生!」
洛歡皺眉,緩緩看向顧時野,見他嘴角上掛着一抹痞痞地笑。
她很認真地問他:「為什麼?」
為什麼不可以因為喜歡一個男生而喜歡上一個行業?這樣不行嗎?
「被我說中了?」顧時野笑的散漫,很隨意的問她。
洛歡抿緊了唇,眉頭微微皺起,不回答。
看見洛歡一副嚴肅認真的模樣,顧時野慢慢收了掛在嘴角的笑,也正經起來。
「我認為選擇一個行業前,要確認的是,這個行業是不是自己真正喜歡,真正感興趣的。而不是為了某一個人,委屈自己去接觸自己不感興趣的領域,這樣不僅自己做起來痛苦,也會成為那個人的負擔。」
「當然,我不是說因為喜歡一個人而選擇一個行業不好,如果這個行業正好是你喜歡,又有興趣做下去的,這當然是最好的。」
「不過,不管是出於什麼樣的原因,你確實是挺有勇氣。」
不管是因為什麼原因,一個女生選擇進入這個行業都需要勇氣。
這一番話聽下來,洛歡心中有些苦澀,但還是強撐着笑容。
「謝謝你跟我講這些,我會再仔細想清楚,也謝謝你的晚飯。」
忍着情緒和顧時野道過謝後,洛歡不看顧時野,也不等他的回應,她腳步急急,逃似的朝女生宿舍走。
等走過拐角處,再也看不見男生宿舍樓時,洛歡所有的強撐終於全都垮下來。
她一下子跌坐在宿舍樓門前的小花壇邊,眼神空洞地看着前方。
今天顧時野說她有勇氣,所以從校外走回來這一路上,她都在想她能不能真正拿點勇氣出來。
糾結了一路,剛剛她終於鼓起勇氣,想要告訴顧時野,她來北航學飛設是因為一個人,而那個人就是他。
可話說了一半,顧時野的反應讓她又默默收回了後半段話。
原來她做的這些,告訴他可能換來的不是感動,不是另眼相待,而可能是負擔。
這會兒靜下來細細的想想,顧時野說的大概是有道理的。
洛歡自下定決心選了這個專業後,第一次開始覺得有些有些迷茫了。
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有興趣,也不知道為了這個因由惹的家裡大戰一場,到底值不值得了。
洛歡回到寢室的時候,林以沫和沈筱娜正在討論期末考結束後如何回家的問題。
林以沫說寒假開始陸昂打算去南方旅遊,所以他們倆正好結伴走。
沈筱娜說她獨來獨往慣了,行李不多更不需要結伴,就自己走。
見洛歡進來後,一聲不吭地坐在自己的書桌前發愣,林以沫不禁開口問她:「宜寶兒,你怎麼了?學習學累了?」
洛歡勉強朝她笑笑,「可能有點兒,我先去洗漱了,今天想早點兒睡。」
洛歡拿着洗漱用品準備出門洗漱時,又被林以沫叫住。
「哎,宜寶兒,你寒假怎麼回家,有伴嗎?」
洛歡搖搖頭,「沒有,我自己回。」
林以沫皺眉:「那怎麼行?京北各個大學寒假開始的時間都差不多,到時候火車站肯定會擠的水泄不通,你一個弱不禁風的女孩子,肯定不行!」
洛歡朝她笑笑,「沫沫,別擔心,我自己可以,十一不也是自己回去的嗎?」
「那能一樣嗎?你是沒見過寒假大軍和春運大軍碰在一起,真的會給你擠哭的。」
林以沫有些憂愁地思索了一會兒,「不行,我得給你找個伴。」
這會兒洛歡沒什麼心思想這些,她只想趕緊洗漱完,上床睡覺。
她又以為林以沫只是隨便說說,便也沒再管她的話,抱着臉盆洗漱去了。
接下來的幾天里,洛歡再沒去圖書館去上自習,她怕在那兒再遇到顧時野。
除了考試時間外,她甚至連教學樓都沒去,就留在寢室里複習,雖然偶爾和室友說說話,效率低了點,但好在她自律性夠強,複習計劃也都有按時完成。
期末考進行過半後,這天晚上林以沫從外面回來,一進門就興奮地撲到洛歡面前來。
「宜寶兒,告訴你個好消息,我給你找到回家的伴兒了,你猜猜是誰?」
洛歡此刻的思維全都陷在解題上,根本沒有仔細聽林以沫到底在說什麼,她的視線還緊盯在面前的書本上,只是嘴上很隨意地順着她的話問下去,「嗯,誰?」
林以沫抱着水杯咕嘟咕嘟喝了兩口水說:「顧時野呀!我沒想到顧時野家和你家居然是一個地方的。」
聽見這個,洛歡手中的筆突然在本子上划出了一道長長的印跡,直到將紙劃破才停下來。
她用手指輕輕地將翹起的紙張撫平,也順便撫平自己有一絲慌亂的心,然後她看向林以沫笑着說:「是嗎,好巧哦。」
「是挺巧的,我就吃飯的時候和陸昂提起放假回家的事,說你一個人,能不能幫你找個伴兒一起回家,路上可以幫忙提提行李,互相照應一下。
「他就問我你是哪人,我一說,他就笑了,說顧時野家也在錦城,他可以幫忙問一下,能不能讓你跟他一起走。」
和顧時野一起回錦城?
如果換做幾天之前,有這樣的機會洛歡可能會很高興,畢竟她十一假期的時候她特意跟他買了同一趟列車的車票,最終也沒緣分能遇到。
可現在她不想再有意的往他身邊湊了,有些事真的不是能強求得來的。
就像顧時野那晚說的那樣,因為喜歡一個人而失去自我不是好事,同時在無形中給喜歡的人帶去壓力,更不好。
洛歡想了想,還是決定拒絕。
「沫沫,我知道你是好意,但真不用了,我一個人回去可以的,就不要麻煩別人了。」
「什麼麻煩不麻煩的,都是朋友。」
「可我和他也並不熟,一起走可能也不太方便。」
林以沫嘆息一聲,也沒再堅持只說:「那就過兩天考完試再說吧,反正也還不知道顧時野答不答應呢。」
這件事就這樣過去了,洛歡也沒太在意。
等到最後一日最後一科考試結束,洛歡剛拿出手機開機,悅耳的音樂鈴聲就響了起來。
她仔細看了眼來電顯示,一串陌生號碼正在手機屏幕上來回跳躍。
她遲疑了一會兒,還是選擇接聽。
「你好,哪位?」
電話那端沒有立馬說話,卻傳來一聲低啞的笑聲。
洛歡聞聲心臟又開始噗通噗通,跳的有些快。
她深吸了口氣,試探着問對方:「你是……顧時野?」
聽見她這麼問,對面的人哼笑了一聲說:「耳力還不賴!」
洛歡不知道該怎麼接他的話,也不知道他從哪弄的她的電話號碼,給她打電話又是為了什麼?
他們倆之間,好像除了那一碗面,好像也沒有什麼其他交情了。
「聽陸昂說你也是錦城人,那放假就一起走吧,晚點把身份證信息發到我微信上,車票我打電話一起訂了。」
「微信?」洛歡只顧着詢問她沒聽懂的,卻忘記了要拒絕顧時野的好意。
電話那端的顧時野很明顯地被洛歡問的一愣,但他只是頓了一下就耐心地解釋說:「微信是一款類似於qq的聊天軟件,但用着要比qq方便一些,你可以註冊一個試試,現在周圍已經有很多同學開始用這個了。」
「哦。」洛歡聲音有些悶悶地回,心底里隱隱覺得有些丟人,她居然不知道這個。
沉默了一瞬後,顧時野說還有事就先掛了電話。
洛歡還懵懵地一時緩不過來神,等她緩過來的時候,她才發現她居然忘記拒絕了。
哎,算了,一起走也不會少了二兩肉,還省了她明天自己跑老遠到火車站去買票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