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張,夢的開端

  漆黑如墨的岩石大地之上,一道弱小的身影從昏迷中醒來,同時這具與這片洪荒大地相比是那樣脆弱的身體,也是慢慢的起身。
  陌生的環境,讓鄭星辰的雙眼中充滿了懼怕之意,蒼穹之頂,是厚重的雷霆雲層,不斷閃爍的閃光為這片黑暗的大陸,添加了唯一的一點亮光,卻讓這裡看起來猶如修羅地獄一般。
  恐懼包裹着他的身體,死亡的觸覺感,讓他感受着前所未有的懼怕!~
  「這裡!是哪裡?」內心的懼怕在問鄭星辰自己,可是鄭星辰不知道,因為他也是第一次來到這個地方。
  同時他也只能問自己,在這裡只有他自己。
  一望無際,猶如洪荒大地!同時也猶如一尊魔物,是那樣的攝人心魂,顯得那樣的古老。
  他不敢動,同時鄭星辰清楚的記得,之前的自己,被咬了!
  「這裡就是地獄么?」
  回想起自己被咬了之後,鄭星辰不由得又是問了自己,自己死了么。
  然而就在此刻。
  一隻手直接搭在了鄭星辰的背後,這一點讓鄭星辰再一次感受到了恐懼,這種環境加上自己之前經歷的一切,鄭星辰渾身的肌肉都是緊繃了起來。
  鄭星辰感覺自己的身體無法轉動,他也無法看到自己身後那個人,到底是誰,只是鄭星辰可以看見那隻手,那是一隻被黑血色血色包裹的手臂,同時在那條手臂觸碰自己的時候,那些黑血色血絲都是在鑽進鄭星辰的體內。
  看到這裡,鄭星辰十分的懼怕,他並非一個膽小之人,可是他清楚的記得之前的自己被一隻喪屍攻擊,自己被咬了,而且就在之前一天時間所經歷的一切,已經超出了鄭星辰這20年來對這個世界的了解。
  只是差一點,就崩潰了,或許嗜血的喪屍無法擊潰鄭星辰的意識,可是如果面臨死亡,而且不知道死亡何時降臨的話,這樣的事情,足以擊潰一個人的心態。
  而此刻的場景,是在向鄭星辰說,你已經來到了地獄么?
  「你是誰?」彷彿久久,卻又似乎只是彈指之間,鄭星辰帶着恐懼問出了這個問題。
  然而對於這句話,鄭星辰的背後果然也傳來了一句迴音。
  「我是誰不重要,重要的是,鄭星辰,你準備好了么?」
  「準備?什麼準備?」鄭星辰忽然有了一絲的勇氣,他轉頭了,然而在轉身的那一瞬間,鄭星辰看見的是一道人影。
  而且這道人影吸引了鄭星辰的目光,不是別的,就是那張臉~
  並且就在鄭星辰看着那張臉的時候,那張臉的主人卻十分平靜的開口道
  「星辰,你準備好,殺戮了么?」
  …
  「刷!」布滿血絲的雙眼猛然睜開,瞳孔轉動看着周圍的一切,很快鄭星辰起身,用自己的雙眼看着周圍熟悉的環境後,鄭星辰的內心忽然有了一絲的安靜,沒有了曾經那種死亡恐懼的籠罩。
  因為鄭星辰發現此刻正在自己家裡。
  做夢的冷汗讓鄭星辰身上的衣服十分粘稠,導致此刻的鄭星辰很不舒服,加上此刻已經是深秋,寒意更加不斷的進入鄭星辰的體內~
  「是~是夢么?」
  忽然之間,鄭星辰覺得這會不會是夢,可是一股惡臭很快進入了鄭星辰的鼻子之中,下一刻的轉頭卻讓鄭星辰的內心不斷的噁心~
  地面上躺着的那一具已經開始腐爛的屍體,錘進對方頭顱內的鐵鎚已經十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