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末世之最強噬體 第三章,喪屍來襲_安格小說
◈ 第二章,生日聚會

第三章,喪屍來襲

  清晨,在第一縷溫暖的陽光,照通過窗戶射進房間內的那一刻,一道身體看起來瘦弱的青年睜開了雙眼,從床上坐起來,伸了一個懶腰。
  緊接着,那雙淡棕色的眼睛,看了一眼窗外,隨後鄭星辰迅速的起身,穿上了一身休閑裝。
  在刷牙洗臉後,走出了自己的房間。
  客廳很大,卻十分樸素,以白色為主,同時這裡很乾凈,並且也十分安靜。
  幾乎沒有客人會來到這裡,而這裡唯一獃著的一個人,就是那坐在餐桌前的那個女人。
  鄭星辰的母親!
  沒有說話,鄭星辰直接坐下,隨手拿起餐桌上的一片麵包咀嚼了起來,剎那間這一舉動,讓這裡的場景變得尷尬了起來。
  因為這裡的人只有兩個人,一個普通的家庭最少也有三個人,但是這裡….只有…兩個…人,而且早上的見面還是以沉默為開始。
  窗外才不過初秋,但是所以這裡的氣氛卻是異常的冷…
  一臉的冷漠,讓鄭星辰從內在,就有一股巨人千里之外的阻擋力。
  「星辰起床了啊,有點遲了呢!」
  雖然鄭星辰面色看起來有人萬年寒冰打造一般,但是他的母親卻表現的得無比和藹,用微笑去面對鄭星辰。
  「恩」鄭星辰輕聲回應,同時目光也是迅速的在餐桌上掃蕩了一下,不過很快他發現了餐桌的邊上有一張銀行卡。
  而看着這張揚銀行卡,鄭星辰也是遲疑了一下。
  不過就在鄭星辰遲疑的那一刻,他的母親卻再次用那種聽起來和藹的聲音開口道
  「星辰,今天是你20歲生日,你要和你的朋友,玩的開心一些哦~
  卡里有你父親給你打過來的5000元,你知道的,雖然我們家庭不錯,可是你父親一直讓你節省,不過今天是一個特例,你可以隨便一些」
  聽着眼前母親的話,很少笑的鄭星辰最終有些勉強的一笑,將卡收進了自己的口袋中。
  然後繼續平靜的咀嚼着口中的食物。
  而對於這個父親…這也是鄭星辰很少笑的原因之一!
  說出來可能很少人信,其實鄭星辰對於自己的父親知道的少之甚少,就連自己的父親此刻長什麼樣子,都是已經忘記。
  如果不是記憶力驚人,鄭星辰或許會和其他孩子一樣,早早的忘記自己15年前看見的面孔了~
  今天過去,鄭星辰就20歲了,同時鄭星辰也是已經15年沒有看見自己的父親了,所以鄭星辰的大腦之中,也只有一點有關於自己父親面容的記憶嗎,但是15年時間的過去,那張臉自己估計也不認識了吧。
  偶爾,父親會給家裡帶回來一筆大金額的錢,卻依久不是回來,而是通過銀行卡的方式將錢送來。
  就連電話聯繫都是沒有,最多寄回來幾張照片,可是這些都不是鄭星辰想要的,父子雖然血濃於水,但是之間的感情,卻已經是如同在天河兩岸一般疏遠。
  所以,鄭星辰對自己父親的感情很淡,說起這個人,鄭星辰就會感覺,這是一個只見過幾面的陌生人罷了,或者說比陌生人更加疏遠。
  應為無論做什麼工作,一個男人為什麼要十五年不回家?哪怕這個工作賺的錢很多很多,可是為何還是要獨留自己和母親在家裡。
  雖然母親沒有什麼怨言,可是偶爾,鄭星辰可以是可以感受到自己母親的那種悲傷之意,鄭星辰可以感覺得到,母親有很多憂愁,還有悲傷。
  雖然自己從未見過母親哭過,不過有些事情,確實不用說的太過於明白~
  隨意的吃了一下,鄭星辰想了想,最終抬起頭,凝重的向自己的母親問道。
  「父親…今年還是不回來么?」
  而對於鄭星辰的這個問題,本來也是在撕麵包吃的鄭偉靜也是一愣,不過很快她搖了搖頭。
  卻什麼話也不說。
  這個簡單的答案,讓鄭星辰淡棕色的雙眼閃過了一道怒色,不過最終還是無奈的點頭道「我知道了。」
  說好這句話,鄭星辰不在繼續多說什麼,而是向客廳電視機的的方向看去,不過隨後鄭星辰卻看到這樣一條新聞消息。
  「最近華夏國全國各地的人都是莫名其妙的得了一種特殊的病菌,連國外都感染了這種病菌。
  這種病菌來的十分突然,各地醫院在此刻都是已經爆滿,專家在這裡提醒大廣大市民,多多儲存一些感冒藥與消炎藥,以備不時之需。
  病菌並非十分恐怖,發燒不退與感冒的問題,並非一定要進入醫院。
  同時專家已經在研製這種病菌,相信很快就是可以得到治癒的藥物。
  這種病菌並不擁有致命性,只會使人發燒感冒,但是這種恐慌卻導致,某些國家地區的人已經發生了暴亂,甚至一些人毫無理智的撕咬對方。
  所以在這裡專家希望大家沉着,冷靜,不要繼續發生這種事情,另外希望大家多多鍛煉身體,得了這種病的人,大多都是體弱的人」
  看着這個新聞,鄭星辰只是平靜的看了一眼,隨後繼續的向自己的母親看去。
  「媽,我走了,估計晚上有點遲才回來」
  說好這段話,鄭星辰迅速的向屋外走去,沒有回頭。
  而且鄭星辰本人,也沒有想到,這一次分離,很久才能再見了。
  而這一幕,鄭偉靜卻一直看在眼裡,自己的這個孩子…難為他了。
  並且看着離開的鄭星辰,鄭偉靜也是在內心自語道「20年了,這一刻終於來了…」
  而離開家的鄭星辰沒有猶豫,迅速的拿起了手機。
  隨着一陣時間的通話等待過後~
  鄭星辰才是平靜的對電話中的人淡淡的開口道「起床了么?KTV和今晚的包廂,都準備好了么」
  …
  時間…已經來到了夜晚,鄭星辰有些無聊的靠在餐椅的邊上,嘴角慢慢的咀嚼着食物,然後平靜的看着酒店包廂窗戶外的場景,發愣着~
  不過忽然之間,鄭星辰又看見幾輛從酒店下面街道上呼嘯而過的警車與救護車,看到這裡鄭星辰也是回過神,這些警車和救護車是第幾輛了?
  今天似乎有些反常,警車和救護車的數量都是大幅度提升了呢…
  而就在鄭星辰思考的那一刻,鄭星辰的老同學,周干卻直接將手搭在了鄭星辰肩膀上,略有醉意的看着鄭星辰,有些好奇的問道「星辰啊,為什麼今天又放過機會?老哥我可是為在為你着想呢~」
  對於周乾的問題,鄭星辰回過神。
  至於他所說的機會,就是之前KTV的時候,這個傢伙倒是帶了幾個單身的妹子,但是鄭星辰並沒有想去泡妞的意思。
  而且,冷淡的鄭星辰最終只是平靜的開口道「不好看…」
  鄭星辰不想說出自己是因為自己父親的關係,所以一天心不在焉的。
  不過很快鄭星辰才是發現,餐桌上那些在進餐的眾人似乎也是完全忽視了自己。
  身為今天的主角,可是自己卻完全被忽視,那些同學都是周干叫來的。
  不過他們倒是在這裡吃喝玩樂,聊的不可開交。
  也只有周干一人反應了過來,鄭星辰一個人在這裡,不說話~
  但是似乎很了解鄭星辰,周干想了想,有些低沉的問道「你是不是又在想你父親的事情了?」
  對於這個問題,鄭星辰不敢否認,卻也不敢承認。
  沒有錯,鄭星辰一直在想自己的父親~
  可是卻又不知道和誰說起~
  「我相信你父親沒有忘記你,或許他只是有事情,或者什麼麻煩不能脫身罷了。
  好了開朗一些,我過了你4次生日了,你總不能每一次都這樣悶悶不樂的,我和你高中三年同學,大學四年難道你都這樣么?」
  周干似乎也是想要讓鄭星辰高興一些,帶着一絲幽默感的說道,但是這句話卻讓鄭星辰苦笑一聲。
  「有事?有什麼事情,15年都不回家?」
  這句話鄭星辰不敢說出來,因為這樣很丟臉,所以…是在自己內心自語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