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免疫感染

第八章,病毒消息

  「呯~」鄭星辰猛然舉起拳頭一拳轟擊在喪屍的大腦上,這一拳包含着鄭星辰全部的疼痛憤怒!
  而喪屍卻根本不懼怕疼痛,繼續用尖銳的牙齒撕裂鄭星辰手臂上的肉塊,就這樣死死的咬住,並且接下來~
  「噗嗤~」鄭星辰手臂上,一塊肌肉直接被撕咬下來!
  血腥的傷口深可見骨!
  至於剛剛的鄭星辰在對方快咬到自己脖子的瞬間,無奈之下,只能用手去阻擋,最終讓對方咬在了自己的手臂上~
  不得不說喪屍的咬合力巨大,兩件衣服都是直接被撕咬下來,而且人類在轉化為喪屍後,鄭星辰還可以發現,他們的牙齒都是變得尖銳了,近距離下,鄭星辰也是看見了對方那被烏黑血液充滿的雙眼。
  而在無奈下用手阻擋喪屍嘴巴後,鄭星辰被咬,也是絕對的事情了。
  「啊~」撕咬下血肉的瞬間,劇烈的疼痛,讓鄭星辰的雙眼中,全是怒火~
  「既然被你感染了,那麼沒什麼好怕的了~」
  在自己懼怕的病毒進入到自己體內的那一瞬間,鄭星辰不在那麼小心翼翼了~
  「啊!~」隨後又是一聲怒吼,此刻的鄭星辰在劇烈的疼痛下,變得暴怒無比,既然有些事情已經無法反轉!
  那麼就不要懼怕了~
  拳頭瘋狂的轟擊在喪屍的大腦上,每一拳都是充滿了鄭星辰暴怒的力量,而且每一拳都是鄭星辰內心的那種無謂~
  「呯~呯~呯~」看着被打的血肉模糊的頭顱,鄭星辰毫不在意自己那皮都打破了的拳頭。
  在繼續轟擊了幾拳後,鄭星辰直接轉身拿起了自己剛剛掉落在地面上的鎚子。
  並且很快,鄭星辰從新回頭,看着已經從新從地面站起來的喪屍。
  「吼!~~」而它除了喉嚨中的低沉咆哮之外,再也不會其他發音了。
  「啊!!」鄭星辰則是用怒吼爆發出自己內心全部的怒火,直接向前方衝過去~隨後舉起鎚子~
  「噗嗤(血肉濺射聲)~咯啦(骨骼斷裂聲音)」巨大的力量讓鎚子直接迎擊在對方的頭顱上。
  血肉直接濺射出來,甚至少量的血肉殘塊都是濺射到鄭星辰的臉上,同時鄭星辰也可以感受到對方臉部骨骼已經碎裂。
  至於那些濺射在自己身上的血肉,鄭星辰毫不在意!此刻的怒火已經完全包裹了!鄭星辰的大腦~
  「噗嗤~咯啦~」再一次,鄭星辰繼續舉起鎚子,一錘轟擊在對方本來就是已經被自己錘的塌陷面部上。
  這次鎚子的重擊直接將對方的大腦腦殼轟出一個窟窿,而大腦受到損害後的喪屍,終於也是失去了動靜。
  然而鄭星辰絲毫沒有停止的意思,繼續瘋狂的用鎚頭砸向對方的大腦,也不管那些濺了自己一身的腦漿。
  一直到鄭星辰感覺到渾身沒有一點力氣後,鄭星辰才是停了下來,沒有繼續關心那頭被自己砸的只剩下半個腦殼的喪屍。
  鄭星辰也沒有力氣繼續把鎚子拿出來了,就這樣放在了喪屍的腦殼內。
  在結束之後,鄭星辰似乎想到了什麼,忽然感覺噁心。
  隨後~
  「嘔~~~」
  鄭星辰直接吐了出來,之前吃的一切都是全部吐出來,就這樣全部把那些還未消化的食物殘渣全部吐在了地面上,而吐了之後,鄭星辰忽然也是覺得好受了不少~
  之前砸腦袋的時候還沒有什麼感覺,不過此刻鄭星辰卻感覺到了,太噁心了。
  不過很快,一股劇烈的疼痛,就這樣降臨到鄭星辰的大腦,然後大腦提示鄭星辰向自己的手臂看去,而在看到自己左手被撕咬了一大塊血肉的時候~
  鄭星辰轉動了一下身體,坐在了牆角。
  看着被咬的皮開肉綻的手臂,鄭星辰內心的怒火已經完全被熄滅,鄭星辰已經沒有繼續想要發怒的意思了,同時也沒有理由了,相反有些超越常人的冷靜。
  被咬代表着什麼?
  接下來自己就是要成為他們的同類么?
  想到這裡,鄭星辰看向了自己的手臂,隨後,鄭星辰想起了一件事情,如果自己把手臂砍了!
  那麼自己是不是就不會變成喪屍了?
  不過只是片刻的思考,最終鄭星辰苦笑。
  砍掉手臂的話,那麼自己必須要去廚房,同時要先解決外面的那隻喪屍。
  可是此刻的鄭星辰已經明白自己十分累了,同時就算出去,鄭星辰自己問自己,自己敢把自己的手砍下來么?
  而且以一個人的意志,自己可能在將自己的手,連同裏面的骨頭直接砍斷么?能保證自己在昏死過去前,而砍斷自己的手么?如果一刀下去骨頭沒有斷,那麼這種自虐只會讓自己受更多的苦。
  鄭星辰明白,這不可能,自己不是那麼有毅力的人。
  不過忽然,鄭星辰覺得自己有必要躺在床上,雖然自己明天可能不再有自己的意識了,同時鄭星辰覺得自己有必要把身上弄得乾淨一些。
  脫掉那沾滿喪屍腦漿的外衣,鄭星辰來到了衛生間,打開燈,看着自己雜亂的頭髮,還有充血的雙眼,還有自己那張蒼白的臉頰。
  鄭星辰很想睡覺,不過在這種情況下,鄭星辰還是在燈光下,看向了自己的手臂~
  在那裡有一個恐怖而且猙獰的咬痕,也是似乎在和鄭星辰說你已經等於一個死人了。
  不過鄭星辰還是給自己洗了一把臉,隨後。
  在這一切都結束後,鄭星辰感覺雙眼發燙,自己很想睡覺~
  在感受到這些後,最終~
  鄭星辰躺在了床上,雖然手臂劇痛無比,可是鄭星辰依舊還是睡過去了~隨後夢境迅速的進入到了自己的大腦之中~
  同時此刻的外面,嘈雜的聲音接連不斷,然而這個夜晚只是一個開始
  …(回到鄭星辰此刻時間段)
  看着眼前的系統~
  鄭星辰雙眼平靜了下來,並且很快鄭星辰檢查了一下全身,所有傷,都是完全的修復看,同時鄭星辰感覺自己十分的飢餓。
  不過這個系統,鄭星辰也是思考了一下,不知道為什麼,鄭星辰覺得一切有些夢幻。
  而且自己做的那個夢,那個出現在自己眼前的男人,為何,鄭星辰覺得,那個人在那裡見過?同時那種感覺讓鄭星辰覺得很熟悉。
  傷口癒合~喪屍感染沒成功,這種事情發生還不是最讓鄭星辰最驚訝的,最驚訝的還是眼前的系統,一種科幻的感覺讓鄭星辰有些難以理解~
  甚至鄭星辰還用自虐的方式測試了一下自己是不是在做夢,可是疼痛告訴了鄭星辰,自己不是在做夢~
  想到這裡,鄭星辰不知為何,忽然感覺有些安心了,然後淡淡的吐了一口氣,雖然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沒有被感染,而且傷口癒合,還有這個詭異的系統都是那麼的離譜。
  不過鄭星辰人生第一次覺得,活着真好~
  或許真的只有經歷了死亡後,才會覺得活着是一件美好的事情吧~
  不過很快,鄭星辰在那一股極致難聞的臭味提示下,鄭星辰還是看向了那被自己錘的之剩下了半個腦殼的喪屍,看看這那個眼睛都是已經從眼眶中脫落掉在腦殼裏面的喪屍屍體,還有那臉上被昨天自己錘出來的猙獰傷口。
  再加上那比腐爛物質還要臭的氣味,鄭星辰此刻只感覺自己超級噁心想吐。
  最終~
  「嘔~」鄭星辰迅速的跑下床,毫無理智的直接吐在了地面上~
  可是昨晚的自己似乎已經將自己體內的物質全部吐得乾乾淨淨了,此刻的自己除了胃水,竟然什麼東西都是已經吐不出來了~
  在乾嘔結束,感覺自己身體好了一些後。
  鄭星辰大口大口的喘着氣,片刻後冷靜了下來。
  隨後鄭星辰感受着自己飢餓的肚子,很快鄭星辰拿起了那隻喪屍大腦內的鎚子,來到自己房間門前。
  接下來,鄭星辰直接打開了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