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一副吃了屎的表情,我心情大好,報了剛剛他喊我「弟弟」的仇。
1餘朝莫名其妙被我包養,看着卡中越轉越多的錢,起初說給我打個欠條的念頭灰飛煙滅。
「你現在還未成年呢,你覺得你能帶給我什麼。
與其浪費時間放在琢磨為什麼我要在你身上砸錢,不如好好學習考上喜歡的大學,然後拚命賺錢還我。」
我這樣回答他的疑惑。
他不止一次來問我,現在他能為我做些什麼,我撐着下巴笑眯眯道:「你只需要每天笑給我看。」
十七歲的余朝只需要繼續學習,沒有什麼能阻擋他奔向夢想。
1我本以為那夜只是一場荒謬的噩夢,卻沒想到是噩夢的開始。
當年我還高三,成績名列前茅,拿着學校發的獎學金和助學金,也能勉強度日。
我想,等我考上了大學,就有出息了,我會帶着我媽離開我爸,賺好多好多的錢,住大房子,不用再為每個月的房租發愁。
我要學法,用法律保護自己和家人,或者學醫,醫好母親的胃病。
可是那天過後,一切都朝着不可控的方向急速前行。
母親大受刺激,胃病比以往來的都要洶湧,我拉着母親的手不知所措,看着繳費單上的好幾個零久久不能回神。
秦壽站在我背後,似乎看透了我內心的惶恐與不安。
他把我拉出病房,將我抵到了廁所的牆上。
「是不是很想要錢?」
他的鼻尖幾乎要貼上我的鼻尖,濕熱的呼吸噴洒在我臉上,一隻手伸進我的衣擺摩挲着我的腰,暗示意味明顯。
我忍住胃部的不適,顫着手去解他的襯衫扣子。
他對我的這幅皮囊很感興趣。
我已經一貧如洗,經過那晚以後,僅剩無幾的尊嚴也被碾磨成了碎屑消失在了夜色里。
他卻一把甩開我,說我臟死了。
呵呵。
我想掐死他。
我媽還躺在病床上,生死攸關,他一句話就能決定我媽是死是活,我不能對他做什麼。
他毒蛇一般的視線一直停留在我身上,無時無刻都在觀察着我的一舉一動,我甚至都不能去報警。
「嘖嘖。」
他挑起了我的下巴,鏡框後的眼睛閃着興奮的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