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着熙熙攘攘的人群擠去,最後看熱鬧的人,變成了熱鬧中心。
起火的是陳商陸家的房子,聽說是他的母親點燃房子自盡了,大火照亮了半邊天,映得看熱鬧和救火的人臉紅紅的。
我看着少年肩頭重新亮起來的兩盞燈,鬆了一口氣。
都解脫了,也好。
陳商陸不管不顧地想朝着屋裡沖,但是被人拉住,他流淚掙扎着大喊着母親,傷心的樣子不像是假的。
火勢不大,很快就控制住了。
但是房子損壞一部分,房主拿走了他母親所有值錢的東西,才勉強抵了損失。
陳商陸無助地看着我,鄉親們也看着我,好像和他一樣無助……我只好裝作勉為其難地樣子幫着他母親處理了後事,其實我非常願意。
陳商陸母親下葬那天,他哭着對我說:芙蕖,我沒有家了。
這是他第一次叫我的名字。
我說:我比你大,你應該叫我姐姐,他固執地不肯。
我說:以後這裡就是我們的家。
反正都沒有父母,他無處可去。
處理完他母親的後事後,我就讓他來我的鋪子幫工。
我們就這樣相依為命。
臘月,天空居然飄起雪花,這對南方人來說是罕見的,空氣里都是清冽的味道,讓人忍不住貪婪的呼吸。
陳商陸來家裡才小半年,就已經不再是當初那個瘦弱的孩子了,一下竄得老高,也不再那麼瘦弱,身體開始逐漸結實。
除了臉龐稍顯稚嫩,他已經和鎮上的成年男子無異了,聲音也不再嘶啞難聽,性格好像開朗了許多。
當然陳商陸和他們也有區別,鎮上沒有像他這樣好看的男子。
劉媽經常打趣我,撿了一個俊俏的後生,後半輩子有着落了。
我笑着說:劉媽不要亂說,他就我的是弟弟。
劉媽又說,弟弟有什麼關係嘛,知道疼人就成。
我沒有回答,轉身就在門口看到他,紅着臉,也不知道有沒有聽到,但看我的眼神實在不算清白。
我已經快十九歲了,他們說我都成老姑娘了。
要不是因為沒有父母操持,說不定現在都已經成親了。
每每聽到這些話,我都暗暗傷心,不是傷心自己的婚事,而是想起了早逝的親人。
陳商陸見我傷心安慰我說:芙蕖,沒人娶你我娶你。
我轉悲為喜,還是有人關心我的,但我叫他別說胡話。
劉媽也在旁邊附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