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穿書第三年,男朋友的白月光還是得了癌症,馬上就要死了。
我知道他要開始追妻火葬場了,於是連夜收拾東西離開了。
結果沒幾天,他就找到了我,還一臉委屈。
「爭都不爭一下,我就這麼不值錢?」
「還有,我不喜歡死人。」
「傅川,我就要死了,最後的日子,你能不能陪着我?」
「整個雲城我就跟你最熟,算我求你了。」
這是傅川白月光許芝芝說的話,語氣中滿是凄楚與卑微。
我沒繼續聽下去了,因為我知道,傅川會答應她。
一切還是按照原劇情在走,我並沒有改變什麼。
三年前,我穿進這本《白月光死後我瘋了》的書中。
我是男主傅川的現女友,交往三年,我們之間經歷了各種大小事,眼看就要談婚論嫁了,結果許芝芝突然得了癌症,馬上就要死了。
她死前希望傅川能陪着她,算是了卻她最後的心愿。
傅川答應了,丟下所有工作來照顧她。
過程中,卻突然發現自己原來還愛着許芝芝,於是他悔恨交加,果斷和我分手,一心追妻火葬場。
可許芝芝最後還是死了,傅川覺得自己沒有好好珍惜以前的時光,尤其是這三年還一直在和我談戀愛。
他像是瘋了般,日日酗酒,時不時還自殘,我去勸他,結果被他當成仇人連捅數刀,導致我最後失血過多而死。
我穿進來的時候,已經和傅川成了男女朋友。
之所以三年來還和他保持這種關係,主要是他給的太多了。
加上我的家族需要得到他的支持。
但現在,我必須和他斷個乾淨。
為了保命,我連夜收拾東西,準備去段承宇那躲半年。
因為半年後,傅川就會把自己作死。
上車前,我給他發送了一條分手短訊,大概意思是許芝芝很可憐,讓他好好照顧她,我自願退出。
怕影響二人,我決定去國外深造,可能要很多年之後才會回來。
其實段承宇是在偏遠的山區做支教。
我和他是異父異母的姐弟,他十二歲那年,跟着他媽媽嫁給我爸。
跟所有豪門家族不一樣,他從來沒想過要跟我爭家產,而是在大學畢業後去了山區做支教。
算算時間,我已經一年多沒見過他了。
幾番周轉,我終於找到了地圖上的杏花村。
只是稍微一打聽,便知道了段承宇的住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