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1我們接到消防隊報案,清河區盛隆小區6棟2單元5樓發生火災。
消防員滅火後在起火中心504房的一間卧室里發現一具已燒焦的屍體。
接警後我們火速趕往現場。
504住着一家三口,死者正是這家的女主人周雨薇。
據了解,火災發生時間為下午三點。
事發時物業聯繫上男主人楚深,電話中楚深告訴物業經理家裡沒有人。
他正帶着孩子在培訓班上課,妻子也不在家。
從小區居民發現起火一直到消防員趕來救火,確實也沒聽到屋裡傳來任何求救聲。
消防隊員從物業口中得知整棟樓的居民已全部撤離後,便火速展開了滅火工作。
匆匆趕回來的楚深得知妻子死在火場中,跪在地上狂扇自己耳光,情緒十分激動。
我和趙能澤走到楚深身旁出示了工作證。
雖然他的遭遇讓人同情,但我們還是得履行職責對他進行詢問。
「楚先生,對於您家的火災和您妻子的死亡,我們有幾個問題需要找您求證一下。」
楚深跪伏在地上,額頭點地,兩隻手痛苦的在草地上抓撓着。
「您為什麼跟物業說您妻子不在家呢?」
「她上午出門的時候說和朋友一起去逛街……要晚上才回來啊……雨薇!
雨薇……都怪我,都怪我雨薇~你為什麼突然回來?
為什麼要回來啊,啊~」楚深突然發狂,對着旁邊一棵大樹衝撞過去。
幸好趙能澤反應快及時扯住他腰間皮帶將人拉了回來,只不過用力過猛兩人都順勢摔了一跤。
趙能澤一個鯉魚打挺起來了。
我趕緊去拉地上的楚深,他甩開我的手,就那麼仰躺在地上,雙手捂着臉嗚嗚痛哭。
「雨薇……老婆,你不能丟下我啊,你怎麼忍心丟下我……」我和趙能澤對視一眼,趕緊掏出手機撥打了120。
我感覺以他目前的狀態,即便不再次尋死也極有可能哭暈過去。
我們只能守着他,一直到救護車趕來。
「不,我不走……你們別拉我,我老婆還在這兒,我不能離開!
她會害怕的,她看不到我會害怕的……雨薇……」現場圍觀的小區居民無不動容。
「唉,太慘了。
他餘生估計都會活在痛苦和懺悔中吧。」
「水火無情啊。」
「太可憐了……」「這家小孩兒才8歲,以後就沒媽了……」醫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