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第3章

慈心見狀臉都黑了:「我自有別的打算。」

她說這話的時候帶着幾分薄怒,卻更顯得她一張臉超凡脫俗,讓眾人忍不住噤聲,為她折服。

見狀她又道:「初傾,難道你不知道娘的苦心嗎?何必要在大庭廣眾之下鬧出來讓娘難堪?」

「就是,小師妹,聽師父的,回家再說。」

「小師妹你也太淘氣了,怎麼什麼話都往外說,這靈根的事情是能隨便說出去的嗎?師父這是為了你好,你再這麼胡鬧小心師父真的生氣,那師兄師姐可也不管你了。」

就連剛剛提出質疑的人這會兒也都開始了「勸」宋初傾:「你娘肯定是為你好。」

「你娘興許有別的打算呢?」

一連串的聲音讓宋初傾的身子忍不住晃了晃。

這不是她的本意,應該是原主遺留下的殘魂。

宋初傾小心安撫:你放心,我絕不回去,你受的所有災殃我一併給你報了去,我這個人什麼都吃,就是不吃虧!

宋初傾說道做到,馬上用精神力刺激自己的淚腺。

裝柔弱?看誰技高一籌!

很快,宋初傾的眼裡就聚起一眸濕意,哽咽道:「娘又誆我。」

慈心急了,「我誆你什麼?」

說著就要拉宋初傾,「你還沒鬧夠嗎?咱娘倆的事回家再說。」

宋初傾怎麼可能依?

抹着眼淚就是快言快語道:「從前我就知道了,娘疼林雨薇比疼我都疼,林雨薇有的我都沒有,她的功法、法器,都是娘千挑萬選捧到她的身邊任她挑選的,她選剩下的娘寧願給其他師兄師姐都不肯給我。」

「娘哪有……」

「師父哪有!」

宋初傾不聽,直接打斷她們的話:「還有她的修鍊,也是娘日日夜夜精心教導才有了如今的成績,可是娘卻從未指點我修鍊。」

「你誤了娘的意思……」

「師父不是這樣的。」

「我也是單靈根,差林雨薇哪裡了?為什麼娘就是不肯正眼看看我,我是您的女兒嗎?」

「你…這孩子怎麼說出這樣的話。」慈心做捂心狀,一副被傷到的樣子。

但宋初傾一直用精神力觀察着慈心的微表情,她是傷心了一下,但不多,更多的則是因為這句話而產生的厭煩。

還有林雨薇,聽到這句話就快速的看了慈心一眼,眼神裏面有憧憬,但很快又因為慈心的回答而幻滅。

宋初傾越發戲精,抹掉眼淚,就一臉倔強。

她長得實在太好了,完美遺傳了慈心那張美得驚心動魄的臉,尤其是現在的她年齡又小,還帶着淚,自帶受氣包氛圍,又一臉隱忍故作堅強的樣子,讓不少人都開始琢磨:慈心是不是太過分了啊?

這個念頭最甚的就是剛剛第一個開口指責慈心這樣做不對的人。

那是一個糙漢子,長得五大三粗的,清清嗓子就是道:「慈心,不是我說你,你對這娃確實太嚴苛了一些,我記得老宋在的時候你也不是這樣的啊,怎麼,他死了,你就不喜這個孩子了,還是說把恨轉移到這孩子身上?這不是鬧笑話嗎?要不,這孩子你要是不教,就給我,正好我那獨秀峰就缺一個女娃娃。」

獨秀峰?

這不是原著中「戰神+卷王」集中地?

尤其是他們的峰主叫什麼愜的,戰鬥力杠杠的,可是這裡的NO.1,就連青雲門的掌門在他面前都是渣渣。

要不是中後期這個人莫名其妙的入了魔,成為人人喊殺的反派頭子,還有林雨薇什麼雞毛事?

所以——

「您說的是真的嗎?」

不管那個人說的真假,宋初傾「撲通」就是一聲,然後:「師父,請收我為徒!」

管他是什麼人物嘞,只要是獨秀峰的就可。

說不定到時候她還可以藉此機會跟獨秀峰的大佬親密接觸,近距離觀察一下這個吞鯨大陸的一代梟雄是怎麼淪落的,要是方便的話,說不定她還可以搭把手,幫忙解決了大佬入魔這一事。

不為其他,就是因為這裡是可是卷王集中營啊,不就是給她夢寐以求的家?

所以,她自己的家,她自己守護。

想着宋初傾就是「砰砰砰」直接在糙漢面前磕下三個響頭,十分認真且堅定。

「這,哈,你……」

都給糙漢子整不會了:啥玩意,他只是問問啊。

『慈心和老宋的娃能願意上俺獨秀峰?但是,不管了!』

很快糙漢就一把把宋初傾從地上拉起來,然後:「以後師父,還有你的幾位師兄罩着你!」

「謝謝師父~」

「謝什麼,老甄,你收的倒是利索,怎麼不敢跟人家小娃娃說說你那獨秀峰是做啥的?你說出來人家小姑娘還願意去你那?」

「做啥的,煉體的,不行啊!」糙漢哼唧。

然後又看着宋初傾:「小丫頭,你去不?」

「去啊。」宋初傾點頭。

煉體?

煉體可以的啊。

他們星際的人一般都是精神力和煉體雙修,在她看來煉體和這裡的體修應該沒太大的區別,怎麼,他們一個個都奚落的樣子,難道煉體在這裡有不好?

「一看這小丫頭就傻乎乎的,你知道不知道一旦進入他那獨秀峰去煉體,你這身上就別想有一塊兒好肉,不僅如此,身上還都是肉疙瘩,你要是一個男孩還好,有了那還能說你壯,現在你一個女孩子家家,修鍊到滿臉橫肉,誰要?可真是可憐了慈心給你這麼一張臉。」

「體修,會長橫肉?」

他們星際的《星辰變》就不會,不僅不會還會幫他們優化基因,完美塑形,讓身體各項機能始終保持最巔峰的狀態。

這並不是說《星辰變》就不厲害了,相反,修鍊到極上門龍婿5708致的《星辰變》不僅在外放力量上具有毀滅性的效果,還能讓修鍊者隻身穿越蟲洞,抗住時空的撕扯,去到任意她想去的地方。

修鍊者的身體,就是最強的武器。

星辰變是如此,她本以為這裡的煉體也是如此,沒想到居然還會有這樣的副作用?

不過,不怕。

大不了她還重新修鍊星辰變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