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

第3章(2)

薇才是你親生的吧!」

「你,你信口雌黃。」慈心踉踉蹌蹌,臉都白了。

甄和愜懶得跟她掰扯,皺眉:「我今天你就跟我撂句話,這丫頭,你是不是真的看不上?」

「要你管!」慈心冷哼。

甄和愜冷笑,先看了一眼宋初傾又假意說道:「你也別裝糊塗,這丫頭既然已經拜入我獨秀峰門下,作為師父的我自然要為她考慮,只是我們獨秀峰到底是做什麼的你應當知道,我一個大老粗,要是這麼教,還真誤了這孩子的大好前程,你既然是她親娘,兩母女縱使再慪氣也不該真的撒手不管,你要是有良心,便把木靈訣給了她,也好全了你們這份母女情分。」

「你休想!」慈心動怒,「既然她已拜你為師,她的修行自然由你全盤負責,現在又說什麼風涼話,若真的教不起,那便把孩子還我。」

「還你你便把木靈訣給她?」糙漢不答反問,眼神裏面自有精光。

宋初傾一時沒看明白,有些心急。

不管慈心是嚴母還好,對她還有別的安排也好,她都不想回去。

在她心裏,任何一個真心為子女着想的母親都不可能處處打壓、放養自己的孩子,更何況這還是修鍊界,實力為尊。

可是慈心做了什麼?

放任原主不管、不給原主修鍊,還明裡暗裡的打壓!

是可忍孰不可忍!

更甚至,她還猜測慈心並不是原主真正的娘,都這樣了,她怎麼可能回去?

而且不僅不要回去,她還要想法子斬斷跟慈心的血緣關係。

可是現在師父在做什麼?

宋初傾急的都快撓頭了。

甄和愜就好像看到了宋初傾的心急一樣,順勢揉了一下宋初傾的小腦瓜,就好像再說:別急,有我。

而後就是看着慈心,等她表態。

慈心被甄和愜這麼一嗆聲早就慌了,但還是強詞奪理:「你過分,今天弄這麼一遭無非就是讓初傾對你有好感,但凡我真的把功法給了她,她轉頭就會把功法讓給你,你好空手套白狼,休想!」

「呵~我一個大老粗要你這木系功法幹什麼?」甄和愜嗤笑,再看慈心:「我看你也別打着對小阿初好的幌子了,你這樣也不像是真心撫養她,反而是想刻意養廢了她,既然如此,不若你索性與她橋歸橋,路歸路,各不相關,以後她是生是死你無須插手,你也不要假借你的身份再讓小阿初替你做任何事,你們兩個斷的乾乾淨淨豈不自在?」

「笑話!怎麼可能,我可是她的母親!」

「那你可擔了絲毫作為母親的責任!」

甄和愜說這句話時氣沉丹田,聲音渾厚,如洪鐘大呂一般震撼人心。

慈心原本是不懼的,但此刻還是被甄和愜的話嗆的臉色一白,甚至連連退卻了好幾步方才站穩,形容狼狽。

林雨薇見狀趕緊扶住:「師父~」

隨即林雨薇又一副泫然欲泣的樣子,又指責甄和愜:「師伯為何這般對我們咄咄相逼?是欺負師父只是個女人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