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遠離女主,我自己偷偷卷着修鍊小說 第5章_安格小說
◈ 第4章

第5章

林雨薇一句話直接掀翻一層浪:

「老甄,你欺負一個女人家家算什麼?再怎麼說初傾還活着,給她吃的給她喝的,小孩長得還挺好,這不就夠了,哪裡虐待了?」

「沒有虐待,那小阿初分明是上好的單靈根,為何現在才堪堪引氣入體?她都十歲了!」

「那或許是她愚鈍。」

「你又沒去人家峰頭天天看着,你怎麼知道人家教沒教?」

「是初傾妹妹無心修鍊,不管師父怎麼教她都不學,是以,師父這才把功法傳給我不傳給她。」

「你這信口雌黃的本事可真大,如若真的如此,不若我們打賭,同樣修鍊一部功法,看看是小阿初進宜更快還是你這個被慈心青睞的人進步更大!」

「好……」

「雨薇!」林雨薇一句話還未說話慈心就是趕緊打斷。

再看甄和愜滿臉憤恨:「你不過就是故意設套激我拿出木靈訣,我不同意,你便激將雨薇,甄和愜,你真是打了一手好算盤,既然如此,我為何要成全於你,今天趁着大家都在場,我就要宣布那木靈訣就是雨薇的,我倒要看看沒有我這個母親這小兔崽子在你手底下到底能學到什麼?!」

說著就是冷哼一聲:「走!」

不知是心虛還是其他,慈心走的飛快。

但她畢竟是宗花,人一走,討論的聲音就傳出來:

「這慈心,性子也太執拗了一些。」

「也怪老甄,這逼的太狠了。」

「怪我?呵呵!」甄和愜冷哼,「縱使老宋的死跟小阿初有關,但那個時候這孩子也不過一個胎兒,她又能做些什麼?再者,慈心能對別人的孩子言聽計從,言笑晏晏,為何只對我小阿初吹鬍子瞪眼,不見一分疼愛。」

「她的心,都偏到咯吱窩了,若是老宋在,她會這樣?你們就是心疼她,呵呵,咸吃蘿蔔淡操心,你們心疼我可不心疼!」

「可你這樣總歸是得罪了慈心,那這小阿初的修鍊……你該不會真的讓她修鍊你那煉體術吧?」

「這個我自有打算。」糙漢冷哼,他的徒弟難道他還沒打算?

說完,糙漢牽着宋初傾就走。

宋初傾沒有什麼反對,反正跟誰都比跟着慈心強。

就是,甄和愜……

剛剛她聽慈心叫出這個名字,心裏就是一激靈。

她記得原著中姓「甄」的不少,各個峰頭都有,但名字中帶「愜」字的卻只有一個,那就是獨秀峰的峰主。

剛剛大家喊「老甄、老甄」,宋初傾一直覺得在這裡看熱鬧不嫌事大的肯定不是德高望重的一峰峰主,誰家峰主能有這麼閑?

可是現在……

一個名字,三個字,對了倆。

那……

她隨機拜的師父居然是原著中最讓女主頭疼的反派頭子?

出息啊!

本來以為拜的師父是個小嘍啰,沒想到師父直接開大成為一峰峰主,那她的身價……不得往上竄幾番?

就是,還不太確定師父到底是不是呢?

所以宋初傾問:「師父真的是一峰之主?」

「怎麼突然想起問這個了?」

「嘿嘿,先了解一下唄。」

「那行,師父今兒個就好好給你好好說道說道!」

說著,甄和愜就是氣沉丹田,饒有興緻說道:「為師就是獨秀峰的一峰之主,大名甄和愜,渡劫修為,實力直逼大乘,在咱青雲門,老子敢說第二就沒人敢說第一,便是在吞鯨大陸,你師父我也赫赫有名,以後出去只管提你師父的名,沒人敢欺負你!要是誰敢給你找不自在,為師打斷他的狗腿!」

「除此之外,你還有八個師兄,各個實力都很強,你就是為師最後一位徒弟,還是我們獨秀峰唯一的一位女弟子,除了你以外,為師以後再也不收徒了,更不會收女徒弟,你就是我的關門弟子,以後不僅為師我,便是你八位師兄也都獨寵你!」

宋初傾:「哇~」

真是甄和愜啊。

而且這待遇也太好了叭!

八位師兄啊!

聽聽,八個師兄獨寵我,這配置多帶感,哪個女生不想要?

所以,「行!」

宋初傾定定點頭,態度十分堅決,這獨秀峰她去定了!

甄和愜哈哈哈,「我就說你這小丫頭是聰明的,有眼光,跟你娘不一樣,你娘原來也還好,但是現在……哈哈哈,哈哈哈,咱不提她。」

說著就忍不住擼擼宋初傾的頭。

『真軟,還是小丫頭可愛。』

他就想要一個香香軟軟的小徒弟。

以前收到的都是皮小子,現在好不容易收到一個女娃子,而且還是老宋那貨的。

『就是老宋那貨,可惜呀~』

一想到過去的事,甄和愜心裏難得的晦澀了一下。

不過……

『斯人已逝,還是活着的人更為重要。老宋家的這孩子資質這麼好,也不能給她蹉跎了去。』

甄和愜知道,他那煉體術雖然也是厲害,但小女娃娃總歸是吃不了煉體的苦,他得給小阿初另外籌謀。

就是另外籌謀什麼呢?

一想到這裡,甄和愜嘴角就是微翹,如果這事發生在以前,他還真怕跟慈心撕破了臉,讓小阿初沒有功法練。

但是現在……

『哼哼~』甄和愜內心輕微嘚瑟,幸虧他早年在歷練的時候偶然得到一部木系靈根的功法,而且還是天階的!

他那幾個徒弟,沒一個是單木靈根,也沒一個想專門修法。

因此,那功法就落在他的儲物�上門龍婿5708�間落灰啦。

現在,這不正巧了嗎?

所以咳咳:「為師掐指一算,命中就缺你這一個徒弟!既然你我師徒有緣,為師也不能蹉跎了你去,你那功法也不用怕,為師自有安排。」

「是什麼?」宋初傾馬上星星眼,她也快有功法了嗎?

「自然是天階功法!而且還是對口的呢!」

「天階功法?還是對口的?」宋初傾的眼睛瞪的老大,「不是說天階功法難尋,即便是慈心她們也僅僅在找到一部地階功法而已,而且跟林雨薇的靈根還不對口,師父,你莫不是在騙我吧?」

宋初傾真的激動了。

天階功法,還是對口的。

這一看就很棒呆啊,不像林雨薇,即使拿到了木靈訣,修鍊的時候還得在找介質轉換。

現在,她這算是一步登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