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

第7章

甄和愜聽說了也不敢信,「兩個氣旋,你該不會是看錯了吧?快出來,師父給你看看。」

「好。」

宋初傾話畢,剛打開門就感覺到一道看不見的神識在打量自己的身體。

剛看,甄和愜的眉頭就是緊蹙。

「師父?」宋初傾嚇壞了,「該不會出什麼事了吧?」

可甄和愜還在沉默。

宋初傾無奈,也順着那道看不見的視線看過去。

她看過原著,知道但凡修士都有神識,只不過只有築基以上的修士才能用神識打探人。

現在,她最多才練氣二層,理應用不了神識,可是她有精神力啊。

精神力隨着那道神識慢慢看進她的丹田。

兩個氣旋,沒有看錯。

而師父……

「師父你到底在看什麼?」宋初傾都快害怕了。

直到很久之後甄和愜這才搖頭,「沒什麼。」

而後像是故意提起氣一樣:「不錯,是練氣二層,僅僅一夜之間你就從引氣入體修鍊到練氣二層,是個人才。」

「師父~」

師父說話這樣子不對勁兒啊。

依她對師父的了解,師父知道她一夜之間從引氣入體修鍊到練氣二層,指定會興奮的跳起來,說不定還會拉着她去慈心那炫耀一番。

但是現在,師父啥都沒做,只說她是一個天才。

太反常了吧?

該不會是她的修為有什麼問題吧?

想着,宋初傾就是咕噸吞咽了一口口水,嚴肅道:「師父,有什麼話你就直接跟我說,我受得住!」

別說她剛修鍊就走火入魔了。

「傻啊!」甄和愜愛憐的揉了揉她的小腦瓜,「什麼你受得住,你好好的,走,師父帶你吃飯。」

「可是師父你的臉色……」根本不對勁兒嘛。

「師父老了。」不等宋初傾說完,甄和愜就是打斷,然後拉着宋初傾的手就要往靈膳堂走。

一路上還硬說要給宋初傾補補。

宋初傾有些迷惑,「補什麼嘛,用辟穀丹就可以啦。」

辟穀丹簡直造福修鍊界。

吃一顆飽三天,還不用進行五穀輪迴,特別適合修士。

原主之前就吃過了,現在還沒到時效,她還不餓。

可是,甄和愜不同。

原本還正沉默着臉,不說話,現在一聽宋初傾提到辟穀丹馬上就爆炸了:「好好的靈膳不吃吃什麼辟穀丹,辟穀丹哪點兒好,哪個好人家會給自己的女兒天天吃辟穀丹,你的身體……」

「我的身體…怎麼了?」宋初傾真實疑惑,她用精神力看過,除了過渡缺乏營養,身體虧空,什麼問題都沒有啊。

只要以後她把星辰變提上進程就能慢慢改變了。

可是甄和愜不知道,一聽宋初傾這般問就忍不住紅着眼:「你啊!」

他長得人高馬大、身材健碩,一看就是糙漢的樣子,十分堅強,但是現在卻紅着眼。

「師父,你怎麼啦。」

「走,吃飯。」甄和愜不想讓宋初傾看到他窘迫的樣子,趕緊擦擦眼淚就大步往前走,心裏卻是憤恨。

剛剛,他第一次用神識看小阿初的身子。

底子不錯,修為也不錯,明面上看來都不錯,可是只要用心看,就知道阿初的身子一定虧空了。

「才十來歲的孩子,都是好好將養的時候,不好好吃飯,天天吃辟穀丹,身子怎麼會好,都是慈心。」

正常母親怎會如此苛待自己的親生女兒?

這一次,甄和愜對慈心的質疑達到了頂峰!

他是管不了慈心了,但是小阿初現在可是他的徒弟!

「這些天你給我好好吃飯,不許再吃辟穀丹,對了,你辟穀丹還有多少,全部交給我。」

「師父。」宋初傾不依。

甄和愜板臉:「必須給。」

「好吧。」

宋初傾最終還是只能屈服。

只是心裏面還是偷偷的記上了這件事,師父沒收她的辟穀丹,她可以找機會再買啊,只要有靈石。

而現在的話……

「師父,你剛剛傷心是因為我的身體?」宋初傾並不傻,聯繫前後師父說的話做的事,她推測師父是看出她的身體營養不良了。

她很想說這沒事,小問題,她能自己搞定。

可甄和愜卻極是固執,「就去吃飯,必須得把你的身體補起來!」

要是不行的話,他還得把老三喊回來,專門給小阿初補補。

一路邊想邊走,很快,兩人就到了靈膳坊:

「給我上你們這裡最好的靈膳和靈果,讓我徒弟好好吃個飽!」

「飽?你那獨秀峰有幾個靈石,能給她買幾道菜,恐怕連一個天階靈果都買不起吧!」慈心的聲音突然從背後傳過來。

甄和愜心裏本來就有氣,又聽到她的聲音,臉上馬上就是一黑:「蠍子尾巴馬蜂針!」

「你說什麼?」慈心一聽馬上就是瞪眼。

甄和愜撓撓耳朵,「我說你毒吶。」

「滿嘴噴糞,臭不要臉。」慈心大怒,要罵,看那樣子還想擼袖子罵。

身後的林雨薇看到了趕緊拉拉她的衣角,小聲喊着,「師父,這有人啊!」

慈心聽到這才作罷。

但是甄和愜罵她,她怎麼可能放過,正好聽到剛剛甄和愜要給那小賤人點菜,馬上就是奚落:「我今天倒要看看你這牛皮吹起來了,到時候怎麼圓回來!雨薇,我們坐,今天他們點什麼菜,師父給你點雙倍!」

「謝謝師父。」林雨薇趕緊頷首,嘴角帶上一絲得逞的笑意,等看宋初傾的時候眼神又是一暗——

宋初傾,我就要讓你看看,你有娘跟沒娘一樣!

看看,師父不還是最疼她嗎?

宋初傾直接翻了一個白眼:幼稚。

甄和愜這會兒已經坐不住了。

前有慈心苛待他的小阿初,現在又故意看不起人,踩他的小阿初,這是當娘的嗎?

因此:「你要點我的兩倍?」

「正有此意,你待如何?」慈心瞟他。

「好,好啊!」甄和愜氣極反笑,衝著靈膳坊點菜的方向就是喊:「把這裡的靈膳每樣都給我打包一千份,靈果也是,全部都給我送上來!」

「你當真?」靈膳坊的老闆崔嘉和適時出聲,看着甄和愜就是笑:「那這可不便宜。」

「不便宜?咱有錢!」

說著,「嘩!」

一堆亮瞎人眼的靈石直接出現在幾個人的面前。

他獨秀峰那麼多靈石,難道都是擺設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