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

第6章

對於人販子,林淵自然是零容忍,這樣的人死了才是最好的。

在回去林府的路上,林府不動聲色的看了幾個地方一眼,眼中冷芒一閃,已經監視到家門口了嗎?

這說明他們已經快要忍不住了。

回到府里,林淵看着面前小心翼翼的小女孩兒,

「你以後就叫香菱吧,跟在玉兒身邊做個小丫鬟,你願意嗎?」

「噗通」

香菱直接跪到了地上

「多謝大爺賜名,奴婢一定伺候好小姐,只求大爺不要再把奴婢賣給別人。」

聲音軟糯,雙眼含淚可憐兮兮的看着林淵。

「香菱姐姐,快起來,你放心,你以後就是我的丫鬟,只要我不答應,沒人敢把你怎麼樣….」

林黛玉在旁邊急忙去扶香菱,她只覺得眼前這個小姐姐好可憐。

香菱疑惑的看看林黛玉,又看看林淵,相比幾歲的林黛玉,還是覺得林淵威信更重一些。

「哥哥….」

林黛玉氣鼓鼓的看着林淵。

「呵呵,起來吧,妹妹說得不錯,除了妹妹,沒人敢動你。」

林淵微微一笑。

這一笑,把香菱看呆了,怎麼會有人笑起來這麼好看?

林黛玉喜滋滋的拉起香菱,

「現在你放心了吧。」

香菱回過神,小臉發紅,慌忙鞠躬

「謝謝大爺,謝謝小姐。」

林淵搖搖頭,

「妹妹,你把香菱帶去給娘看看,就說是我的主意。」

「哎呀,差點忘了告訴娘親,走,走,香菱我們快走,你放心,我娘最聽哥哥的話,肯定沒有問題的….」

林黛玉驚叫一聲,急急忙忙拉着香菱往外面走。

神京榮國府,榮慶堂,賈母坐在最上面,下面鶯鶯燕燕香氣撲鼻,全是女子,最顯眼的是一位彩綉輝煌,恍若神妃仙子的女子。

頭上戴着金絲八寶攢珠髻,綰着朝陽五鳳掛珠釵。項上戴着赤金盤螭瓔珞圈。

裙邊系著豆綠官絛,雙衡比目玫瑰佩,身上穿着縷金百蝶穿花大紅洋緞窄褃襖,外罩五彩刻絲石青銀鼠褂。

下着翡翠撒花洋縐裙。一雙丹鳳三角眼,兩彎柳葉吊梢眉,身量苗條,體格風騷,粉面含春威不露,丹唇未啟笑先聞。

此刻正巧笑嫣然的站在大廳中間看着上面拿着信的喜笑顏開的賈母笑道

「哎呦,老祖宗,到底是什麼好事啊,讓我們也沾沾喜氣…」

賈母顯得很高興,

「呵呵,你這猴兒,的確是大喜事,敏兒要回來了….」

話音一落,大廳里安靜了一瞬,三春還有其他人露出茫然之色,王熙鳳眨了眨眼睛,反應極快,

「我知道了,是不是敏姑姑….」

賈母欣喜的點點頭,眼中隱隱閃爍着淚光:

「是啊,就是你們的姑姑,一別就是這麼多年,終於要回來了,也不知道她怎麼樣了?」語氣里有些傷感。

「太好了,姑姑能回來,這是大喜事啊,老祖宗,到時候又多一個人疼我們了….」

王熙鳳笑盈盈道。

賈母聞言心中越發高興

「你還以為你真是破落戶啊,都打起了姑姑的主意,不過敏兒是個善良孩子,會喜歡你們的…」

三春神色各異,探春和惜春只是好奇,惜春雖小,但小臉卻一臉淡漠,似乎什麼都不在意。

邢夫人李紈她們露出好奇之色,因為她們還真沒見過這個人。

唯有王夫人緊緊的攥着手裡的帕子,微微低頭,眼神陰晴不定,神思不屬,她怎麼會回來?

「對了,淵哥兒和玉兒也會來,你們可不許為難他們。」

賈母想起什麼,立刻叮囑道。

王熙鳳忽然想起賈璉和自己提過一嘴,驚訝道

「老祖宗,莫非淵哥兒就是今年金陵的那位少年解元?」說著瞪大眼睛看着賈母。

所有人都是一驚,齊齊看向賈母,她們雖然是後宅女子,但也知道解元的份量,沒想到這個陌生的姑姑家裡還有這樣一位哥兒。

連惜春的眼眸都動了動。

賈母眼中滿是笑意,詫異的看了王熙鳳一眼,

「鳳丫頭,你知道得還不少,沒錯,淵哥兒很聰慧,這次上京就是來參加會試的。」

「啊….老祖宗,淵哥兒今年多大啊?這就參加會試了?」

王熙鳳驚訝道。

「也沒多大,十三歲而已。」

賈母說著眼中露出自豪之色,畢竟是自己的親外孫。

「噝…..」

所有人倒吸一口涼氣,

「這…這還沒有到束髮之年,就是個孩子啊。」邢夫人忍不住感慨出聲。

賈母看了邢夫人一眼,她是看不上這個大太太的,但今天心情高興也沒呵斥她,笑着點點頭

「的確還是個孩子,唉,估計被如海管得嚴了些,來京後我得好好疼疼他才是。」

王熙鳳回過神,笑着上前道

「有老祖宗的疼愛,這哥兒有福了…..」

賈母笑眯眯的收好信,突然旁邊的賈寶玉猛地站了起來,滿臉通紅的一把攥下胸前的寶玉,大罵道

「我不要這勞什子,老祖宗都去疼別人了….我還要它幹什麼….」

所有人都被賈寶玉這個操作驚呆了,賈母臉色大變,一把摟住賈寶玉,

「哎呦,我的寶玉,你有氣沖那命根子撒什麼氣,老祖宗最疼的就是你….」

大廳里的人面面相覷,王熙鳳連忙上前撿起玉,笑着道

「寶玉,你可是老祖宗的寶貝,怎麼會不疼你呢…不只是有個哥哥,還有個妹妹要來呢,你說最疼女兒家,你可不能對你妹妹發脾氣….」

賈寶玉果然轉移了注意力,眼睛一亮,

「真的?還有個妹妹?長得好看嗎?」

賈母鬆了口氣,沒好氣道

「當然好看,不過你不能欺負妹妹,知道嗎?」

賈寶玉興奮道

「老祖宗放心,我怎麼會欺負妹妹呢,喜歡還來不及呢。」

對於這一幕,大廳里的人已經司空見慣了,全都眼觀鼻,鼻觀心,沉默不語。

只有王夫人皺了皺眉頭,自己兒子可不能和那個賤人的女兒在一起玩兒,手裡的帕子都快被攥破了。

等到回到自己的院子,

「啪….」

桌上的花瓶立刻遭了殃,被王夫人揮手摔倒到了地上,

「周瑞家的。」她坐在椅子上,面色難看。

「太太。」

周瑞家的忐忑的走了進來。

王夫人冷冷的看了周瑞家的一眼,低聲道

「怎麼回事?我讓你辦的事呢?」

周瑞家的心中一寒,噗通跪了下來,

「太太,老奴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啊?那個梅姨娘答應了的,或許,或許是出了什麼紕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