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

第7章

「紕漏?不是計劃的好好的嗎?怎麼會出紕漏?」

王夫人陰冷的看着地上的周瑞家的。

周瑞家的渾身顫抖,只有她才知道這位一直拜佛的太太有多狠。

「哼,滾起來吧,算了,揚州離得還是太遠了,也怪不得你。

你過來,我吩咐你幾句,等她回來,我一定要給她一個難堪,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想進門哪有那麼容易。」

王夫人眼中閃過一抹狠厲,冷冷道。

周瑞家的心中鬆了口氣的同時也越發畏懼,自己這個主子又想到了什麼狠毒的主意?這還沒有回京就開始算計上了?

林淵可不知道自己還沒進榮國府,賈寶玉就因為自己摔了一次玉。

此時他正坐在自己的書房裡,忽然淡淡的對空氣說道。

「林鼠,讓林猴帶上林虎去把外面那些監視的人處理了。」

「是,大爺。」

屋裡明明沒有人,但卻突兀的響起一道聲音,說不出的詭異。

林淵緩緩閉上了眼睛,精神力散發了出去,現在他的精神力只能籠罩小半個揚州城,但也夠用了。

他清晰的看見林府外面突然出現兩道身影。

「噗噗噗…..」

兩個蒙面的黑衣人手裡拿着匕首,悄無聲息的靠近,一人一個,短短一分鐘,外面的七八人就被割了喉嚨。

然後被拖走,一切在黑夜中顯得安安靜靜。

唯有林淵注視着這一幕,心中毫無波瀾。

當你從小就在刺殺中長大,你也會變得和他一樣,下毒,暗殺,推井…..可謂無所不用其極。

要不是精神力,自己早就死了七八十次了,這些人就是想林如海斷子絕孫。

幸好他們的目標是自己,在沒有解決自己之前很少對林黛玉和賈敏下手。

緩緩睜開眼睛,林淵把注意力集中到了自己腦海,看着緩慢旋轉的赤色雷球,心念一動,

「嗖….」

掛在牆上的長劍陡然出竅,長劍瞬間穿過窗戶破空而去飛到了空中,恍若一道閃電,在空中穿梭自如,隱隱寒光一閃而逝。

林淵眼中露出興奮之色,這完全就是劍仙手段,誰還沒有個劍仙夢。

可惜不能御劍飛行,他也試過,想用精神力把自己托起來,但就像是碰到什麼禁忌一般,自己就像一塊石頭,怎麼也抬不起來。

他隱隱感覺自己除非精神力再次突破,或許才有可能。

等到精神力徹底耗盡,長劍倒卷而回,重新插回劍鞘。

他才打了個哈欠,揉了揉空空蕩蕩的腦海,倒在了床上,這是他獨有的修鍊精神力的方法。

第二天,林淵在屋裡正看着書,他發現了,多看書吸收知識,也能慢慢增加精神力,忽然外面響起敲門聲。

「大爺。」

外面傳來老管家林伯的焦急的聲音。

林淵眉頭一皺,立刻釋放出精神力,布滿整個林府,他一般不願意一直開着精神力,因為會有很多嘈雜的聲音傳到他腦海。

「嗯?他們竟然真的來了?」

林淵一下子站了起來,臉上少見的出現了凝重之色。

此時林家前院中,林如海正雙眼有些無神的看着面前的兩人。

一個跛腳道士,一個癩頭和尚,他們似乎察覺到了什麼,兩人抬頭看向空中,驚疑不定。

「兩位大師,還請裏面說話,玉兒真的會有大劫嗎?你們要帶走玉兒,還要和夫人商量一下。」

林如海罕見的露出恭敬之色,開口道。

兩人低下頭沒有看出什麼,互相看了一眼,點點頭

「嗯,林施主,請。」

林如海剛帶人踏進後院,就頓住了腳步,一眼就看見林淵正站在對面,身後跟着滿臉擔憂的林伯。

林如海眉頭一皺,不耐煩道

「淵兒,快讓開,我要帶兩位大師去見你母親和玉兒。」

林淵眼眸冰冷,沒有理會林如海的話,而是看向後面的來兩個大師,

「茫茫大士,渺渺真人,你們想死嗎?」

語氣幽幽,聽到這話的所有人都打了個哆嗦,冷,冷得刺骨。

癩頭和尚和跛腳道士驚異的看向林淵,

「你是誰?」

跛腳道士疑惑的問道。

不等林淵開口,林如海就笑着道

「大師,這是犬子。」

「不可能。」

兩個大師幾乎異口同聲的開口。

這話讓林如海林伯都愣住了,林如海急忙道

「淵兒真的是我的長子。」

兩個大師臉色大變,慌忙伸手掐算起來,陡然,

「噗…噗….」

兩人幾乎同時噴出一口鮮血,臉色慘白,

「這….這怎麼可能?」

兩人眼中滿是難以置信,像見鬼一樣看着林淵。

林淵冷冷的看了兩人一眼,陡然大喝一聲

「醒來。」

一股精神力出現在林如海腦海,這道聲音在他腦海中同時響起。

「啵….」

一聲氣泡破碎的聲音輕輕響起,只有林淵能聽見。

林如海渾身一震,眼中恢復了清明,疑惑的看向周圍

「咦,我怎麼在這裡?」

兩個大師臉色再次白了幾分,看向林淵的眼神變得驚駭無比。

「有我在,你們想打我妹妹的主意,就是在找死。」

林淵眼中閃過一抹殺氣。

兩個大師心中突然出現一股心悸之感,

「不好,快逃。」

「嗖….」

兩把長劍呼嘯而來,閃電般朝兩個大師腦袋削去。

「噗噗….」

兩道青煙升騰而起,長劍穿過煙霧,林淵眉頭一皺,緩緩閉上了眼睛,嘴角勾起一抹冷笑,逃,逃得了嗎?

林府外面的街道上突然出現狼狽的兩人,一個跛腳道士,一個癩頭和尚。

「逃出來了,差一點,就差一點啊,嚇死老道了。」

跛腳道士心有餘悸的拍着胸口。

癩頭和尚正要回應,臉色大變的抬頭,大叫道

「不好,又來了。」

顧不得道士,「噗」青煙冒起,再次消失不見。

跛腳道士慢了一拍,腦袋一縮,頭頂一涼,差點沒被嚇死,「噗」青煙冒起,也消失不見。

漆黑的長髮飄落而下,長劍再次衝天而起。

跛腳道士和癩頭和尚哪裡還敢停頓,不停的冒着青煙,直到出了揚州城才癱軟在一座小山裡。

他們看到長劍沒出揚州城這才長鬆了口氣,要是長劍能出來,他們也只能等死了,因為法力已經枯竭了。

「呼…..太可怕了,這是什麼手段。」

跛腳道士摸着光亮的頭頂,後怕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