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

第9章

林如海聽得一呆,半天沒有回過神,直到聽到身邊的林伯說船開了,才回過神來。

他抬起頭,看到船上站着的三道身影,伸出手揮了起來。

等到船消失不見,林如海才緩緩放下手,想到林淵剛剛的話,沒好氣的暗罵,

臭小子,這話聽得怎麼感覺有些不對勁兒,到底誰是老子?哪有兒子給自己擦屁股的?

本來傷感的情緒都被這句話給沖淡了。

林如海回到府衙,感受着冷清了幾分的府邸,搖搖頭,打算以後就不回後院了,就住在前面的衙門裡。

剛剛在書房坐下,林如海猛地轉身,臉上露出驚駭之色,

「你….你們是誰?怎麼進來的?」

由不得他不害怕,要不是他隱隱感覺似乎後面有什麼,根本不知道後面有人。

只見地上半跪着四個黑衣人,正低着頭,

「屬下拜見老爺。」

異口同聲的聲音響起。

林如海一愣,

「你們…你們這是…?」

他有些懵逼,拜見自己,那說明沒有敵意,心情也放鬆了一些。

「老爺,我們是大爺的屬下,奉大爺之命前來聽候老爺差遣和保護老爺。」

林虎抬起頭,恭敬開口道。

林如海一驚,淵兒的手下,震驚的看着四人,驚疑不定的緩緩道

「既然是淵兒的人,你們都起來吧。」

四人同時起身,林虎踏前一步,手中多出了一個信封,恭敬道

「老爺,這是大爺給您的信。」

林如海猶豫着接過信,看了四人一眼,他還是有些不相信。

他接過信看了看封漆,完好無損,這才打開信,仔細看了起來。

的確是淵兒的筆跡,不過裏面的內容卻看得林如海差點驚掉下巴。

這四人居然全都是武師,而且還各自有着擅長的一面。

林虎,武力在四人中最高,就差一個契機就能突破武男。

林狗,擅長追蹤,隱藏。

林馬,奔行速度極快,日行千里不是形容詞,而是真的,這傢伙就能辦到。

林猴,身手靈活,在屋頂行走如履平地。

林如海抬起頭再看向四人的眼神已經徹底變了,要是他們真有林淵說的這麼有本事,那真是撿到寶了。

「咳咳,你們真的都是武師?」

林如海還是有些不相信,忍不住問道。

林虎他們點點頭,見林如海眼中的遲疑,互相看了一眼,

「轟轟轟轟….」

四人陽剛氣血爆發,屋裡的溫度瞬間升高,林如海的汗水立刻就冒了出來。

眨眼四人就收回氣勢,變得普普通通。

林如海抹了抹額頭的汗水,滿臉驚喜,這下他真的相信了。

「好,好。」

他忍不住笑了起來,如此一來,自己把握就大多了,危險也降低了很多。

陡然他想到兒子的話,雙眼閃過複雜之色,兒子太優秀,做老子的很沒存在感的好伐。

林如海搖搖頭,收起思緒,臉色一沉下令道

「林猴,你去盯住幾家鹽商,看他們和什麼人接觸。」

「是,老爺。」

「林狗,你去鹽商家裡看看,看能不能查到他們的賬本在哪裡,想辦法取出來。」

「是,老爺。」

「林馬,你去盯着金陵甄家,有異常情況就立刻回來告訴我。」

「是,老爺。」

林如海看向林虎,正考慮要布置什麼任務,林虎忽然道

「老爺,屬下已經有了大爺的命令,就是全天候的保護您。」

林如海一怔,看着林虎嚴肅的臉,心中湧起一股暖流,自己這個兒子,一直都是面冷心熱的性子,點點頭

「好吧,既然淵兒吩咐了,你就跟着我身邊吧。」

「是,老爺。」

「嗯,你們現在就去辦事吧。」

林如海揮手道。

「咻…..」

輕微的聲音響起,屋裡已經空空如也,四人眨眼消失不見。

林如海驚駭的揉揉眼睛,知道他們厲害,可也沒想到會這麼厲害啊,自己兒子到底培養的都是什麼怪物?

林如海好不容易穩定住了心神,坐了下來,忽然起身喚道「林虎。」

「屬下在,請老爺吩咐。」

一道聲音突兀的在屋裡回蕩,林如海連忙四處查看,哪裡有人?

「林虎,你藏在哪兒?」

林如海實在好奇極了。

「踏…」

陡然屋裡一處角落出現腳步聲,

「老爺,屬下在這裡。」

林如海張大了嘴巴,見鬼了,自己剛剛看過那個地方啊,明明沒有人。

「不可能,你再藏在那裡。」

林如海連忙道。

林虎後退一步,隱藏在了陰影中。

林如海眼睛一瞪,真的看不出來,他站起身走了過去,直到快貼近了陰影,伸手觸摸才能感覺到這裡有一個人。

林如海陡然驚叫道

「你居然一直沒有呼吸。」他總算是察覺到哪裡不對勁了。

林虎開口道

「老爺,呼吸了的,只是呼吸很緩慢,這也是大爺教的。」

林如海點點頭,重新回到了座位上,本來糾結的臉色忽然露出笑容。

他可是自己兒子,不是越有本事越好嗎?自己擔憂個啥。

「金鱗豈是池中物,一遇風雲變化龍。」

林如海望着外面的天空喃喃自語道。

廣闊的河面上,一艘巨大的官船正逆流而上。

賈敏和林黛玉已經回去房間休息了,剛剛心緒起伏太大,都有些疲憊。

林淵依舊站在船頭,

「林解元。」

忽然身邊傳來一聲渾厚的聲音。

林淵沒有露出意外之色,他早就察覺到有人過來了,轉過身,看着面前的人微微一笑,

「吳校尉,我們還真是有緣,麻煩大人了。」

吳校尉豪爽大笑

「哈哈,能和解元公同坐一條船是某家的福氣,哪裡有什麼麻煩的。」

林淵卻搖搖頭,轉身看着遠處的河面,語氣幽幽道

「吳大人,恐怕這次上京沒那麼容易,有人並不希望我們活着去神京。」

吳校尉吃了一驚,踏前一步和林淵並肩站在船頭,

「解元公,你的意思是有人截殺?不會吧,吃了熊心豹子膽不成?這可是官船。」

也難怪他吃驚了,襲擊官船形同造反,那可是誅九族的大罪。

林淵眼眸微閃,輕聲道

「若是那位背後的靠山也是皇帝呢?算造反嗎?」

吳校尉眼睛陡然睜大,

「你…你是說…太…太上…」

最後一個字他硬是沒敢吐出來。

吳校尉心中掀起了滔天巨浪,心中不禁暗暗叫苦。

自己瞎打什麼招呼,要是不知道,自己到時候把來犯之敵殺了就殺了。

然而現在知道了,反而不敢再下殺手,果然人就是不能知道得太多,不然真的活不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