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第2章

翁穎不是撈女,只是想通了,男人無論有錢沒錢,都是垃圾。

如果非得找一個,為什麼不找個鑲金邊兒的垃圾,畢竟她的臉有隨便翻『垃圾桶』的資本。

剛從醫院補完膜出來,翁穎接到馮征打來的電話。

馮征:「收拾一下,我去接你吃飯。」

翁穎猜馮征此刻就在她公司,甚至不是樓下,而是她老總的辦公室里。

這麼問不過是試探。

所以她真誠道:「我不在公司,我在雲城,公司有個福利是給獨生子女的,需要戶口本原件,我回家拿。」

馮征要來接她,翁穎拒絕,打車去車站的路上,兩人一直通話。

司機好幾次沒忍住從鏡子里往後看,因為翁穎實在太漂亮了。

說話又溫柔,渾身充斥着剛出校門的不諳世事。

殊不知翁穎剛過了二十五歲生日,早就不是懵懂小女生。

她第一次見馮征就知道,馮征是欒城太子爺。

所以馮征費盡心思追她,也只是翁穎想讓他費盡心思,畢竟輕易得來的,總會輕易丟棄。

翁穎出車站時,第一眼就看到鶴立人群的馮征,兩人牽手上了停在路邊的白色大G,馮征在車上就忍不住親她。

這是兩人正式確定戀愛關係的第三天,翁穎既不能跟他激烈,也不能像第一天一樣,梗着脖子要躲。

這個尺度很難拿捏,就像她此刻,要身體微僵,但嘴又不能不張;腦袋要本能向後,但舌頭又不能不動。

馮征吻了一會兒後睜眼,看翁穎的眼神,帶着**裸地勾引。

翁穎裝澀:「我有點餓了。」

馮征開車帶她去吃飯,吃完又去打壁球。

壁球早些年剛流行的時候,翁穎總打,但馮征拿起球拍時,翁穎裝不會。

這樣馮征就能貼身教她,兩人都穿得輕薄,翁穎看到馮征明顯有了反應,還很激烈。

她知道馮征憋不了太久,追了三個月,談戀愛三天,還沒上床,算是一個百億富二代的最大誠意,再久,就是她蹬鼻子上臉了。

所以翁穎趕緊去醫院補了,隨時準備着。

運動完,翁穎換了身馮征給她準備的禮服。

馮征帶她去吃飯,跟有錢人在一起,除了床事就是吃飯,翁穎從前會抱怨無聊,現在學乖了,畢竟跟沒錢的在一起也這樣。

進了一家私人會所,包間門一推,裏面三張大圓桌已經坐滿了。

人群中不知誰喊了一聲:「呦,壽星公終於來了。」

「嫂子好靚!」

馮征沒露笑臉,準確來說,是掛了臉。

整個欒城都知道馮家背景不白,馮征一拉臉,包間鴉雀無聲,最後還是一旁人打圓場:「嫂子好看還用你說?你那眼睛往菜上看,別往嫂子臉上看。」

被罵的人深知馬屁拍在馬腿上,連忙提杯喝酒賠罪。

馮征今天三十歲生日,心情還算不錯,得過且過。

翁穎再一次深刻的理解到,什麼叫錢權下的附庸。

甭管兄弟還是女人,都是利益的附帶品。

一幫人在飯店鬧騰了兩三個小時,出門不是結束,而是各自上豪車,趕下一趴。

馮征在黑漆漆的后座吻翁穎,輕抹慢捻。

翁穎有意勾引,最好趁着馮征喝醉的時候上床,雖然醫生再三說已經修好了,可她沒經驗,不確定這種當天做完當天就能出院的手術,到底靠不靠譜。

馮征吻技很好,一看就是千錘百鍊過的,翁穎怕他太清醒,發現她補過。

「哼…」

馮征被翁穎的回吻弄出聲,抓着她的手來到自己身下。

車內降着隔音板,馮征手隔着薄薄的禮服料子,揉捏翁穎。

手臂一扯,翁穎輕呼,馮征把她拽到自己腿上。

翁穎裝怯:「馮征…」

馮征把她裙子往腰上一提,「別怕,我輕輕的。」

翁穎在昏暗中看着馮征的東西,首先不信他會輕輕的,其次不信這個尺寸第一次會不疼。

她有第一次陰影。

馮征呼吸很沉:「寶寶,我以後一輩子對你好…」

翁穎想笑,男人在這種時候的承諾,聽聽就好,像什麼『一輩子』,不過是助興詞。

兩人疊坐,翁穎被馮征箍着腰抬起,眼看着馮征隨時就要…

車後忽然響起一連串的鳴笛聲,翁穎抬頭,透過防窺膜看到賓利後面跟了輛勞斯萊斯。

與此同時,馮征手機響起,在他氣頭上搞事,按說馮征會翻臉,可他接通後不久,笑着罵了句:「你真她媽的狗。」

前方紅燈,賓利和勞斯萊斯並排停下,兩輛車的後玻璃同時打開,馮征往左看,勞斯萊斯里是一張英俊無比的面孔。

男人俊臉帶笑:「興緻不錯,玩車震啊?」

馮征:「不行嗎?馬路你家的?」

「整個欒城都是你家的,閃開點,我看看哪個妞給你急成這樣?」

馮征:「滾,來晚了還想看人?」

「你去年過陰曆,今年突然過陽曆,我還在國外度假,你一個電話我坐了六個小時飛機,咱倆誰不是人?」

馮征:「沒帶女朋友?」

「你聽誰說我有女朋友?」

馮征:「不帶女朋友也可以帶未婚妻啊。」

「少他媽哪壺不開提哪壺。」

說罷,男人兀自升起車窗。

馮征也升起玻璃,側頭往右,翁穎牢牢躲在他身後不說,還用大衣捂住整顆頭。

馮征笑着往下剝:「沒事,他走了。」

翁穎根本不敢露頭,她沒看見人,可這聲音化成灰她都記得。

馮征費力把翁穎的臉剝出來:「害怕還是害羞?」

翁穎慶幸車內昏暗,看不出她臉色難看。

她小聲說:「等下你們去玩吧,我想回家。」

馮征:「玩一會,我跟你們老闆打過招呼,明天不用去上班。」

翁穎:「你們都是男的…」

馮征:「怕你尷尬,我讓他們把家屬都帶上。」

翁穎找了好幾個借口,但都被馮征解決掉。

車在**門口停下時,翁穎走投無路,甚至生出一股清澈的愚蠢,快五年沒見,會不會認不出來了?

聲有相似,其實根本就不是那個人?

又或者…他們早就分了,現在她是馮征女朋友,聰明人就該心照不宣。

翁穎想得全神貫注,絲毫沒發現身後勞斯萊斯里,一道視線正牢牢地釘在她背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