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第3章

之前馮征跟翁穎差點兒在路上擦槍走火,司機是老司機,自動降低車速,因此兩人到**時,其他人已經到了。

除了吃飯時的那幫男人外,又多了很多女伴。

每個女孩兒單拎出來都好看,可每個都不能跟翁穎放在一起比。

馮徵佔有欲很強,不喜歡其他男人跟翁穎走近,有眼力見兒的兄弟把自己女伴派到翁穎面前打招呼。

她們一口一個嫂子好漂亮,叫得馮征勾起嘴角,顯然這波馬屁拍得到位。

翁穎看着怯生生的,有裝的成分,但更多的是真情實感。

她就像披着人皮的妖,在眾目睽睽之下裝人,生怕哪裡冒出個知道她本來面目的人…不對,是妖,還是大妖。

馮征看出她的局促,壓低聲音問:「怎麼了?」

翁穎仰頭,對着馮征耳邊,小聲道:「我想去洗手間。」

馮征笑,拉着她的手進電梯上頂樓。

全欒城消費最高的**,也是馮家的產業之一,頂層帝王包,一百多平,光洗手間都不止一個。

翁穎進了其中一間,鎖上門後自然沒上廁所,她只想一個人安靜的想想轍。

如果只是聲音像,那自然萬事大吉。

可如果真是他呢?

翁穎腦中不禁浮現出許多荒唐畫面,她被他弄的下身撕裂進醫院,他也曾被她榨到流鼻血,兩天兩夜荒唐。

什麼床上,沙發,車裡,浴缸,都是基本操作,翁穎跟那人在一起時,任何場所,包括他親叔叔的葬禮上。

當時翁穎看他眼淚從墨鏡後掉出來,以為他太傷心,偷着在洗手間吻他,結果被他提起裙子廝混,鮮少的粗魯,她哭到嗓子都啞了。

後來翁穎才知道,眼淚是真的,但難過是假的,他巴不得他親叔叔趕緊上西天。

過往種種,翁穎以為自己早就忘得差不多,畢竟快五年沒見,她中間也談了好幾次…

正想着,洗手間門把手突然被人扭了一下,翁穎心虛,連忙道:「有人。」

外頭沒人說話,翁穎也不敢在裏面待太久,洗手的時候終於想通一件事。

她當年是正兒八經的談戀愛,而且她是被拋棄的那個,她有什麼錯?她虛個什麼勁兒?

況且就算真是他,正好讓他瞧瞧,她翁穎不是沒人要,而是很多人搶着要。

關了水,翁穎抽紙擦手,開鎖往外走,門才推開三分之一,門後忽然閃出一道人影,二話不說,推着翁穎往洗手間里走。

翁穎被嚇了一大跳,正想不可能有人敢對馮征的女人色膽包天,就算借酒裝瘋都不可能時,她忽然看清身前人的臉。

洗手間的門重新鎖上,只不過這次裏面同時關了兩個人。

翁穎抬頭,定睛看着面前男人的臉,其他女人是驚艷,她是驚恐。

男人同樣定睛看着翁穎的臉,視線從她眉眼一路下滑,掠過挺翹的鼻子,**的唇瓣,而後是一件過膝的禮服裙。

翁穎被他掃描一般的視線看得頭皮發麻,良久,男人開口,聲音不咸不淡,不辨喜怒:「幾年不見,現在走良家女路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