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

第8章

翁穎疼到冷汗乍出,邵馳想把她抱出去,她拼着最後一絲力氣推開他。

屋漏偏逢連夜雨,洗手間門外,女店員敲門:「翁小姐。」

翁穎蹲在牆角,咬牙應聲:「我在…」

女店員一聽她聲音不對,連忙道:「我給您拿了衛生巾,您沒事吧?能開門嗎?」

翁穎扶牆起身,幾秒後,開鎖。

門被打開一條縫,女店員看到一臉煞白的翁穎,問:「您需要幫忙嗎?」

翁穎接過衛生巾,低聲回:「謝謝,你幫我倒杯紅糖水吧。」

「好的。」

翁穎重新關上門,女店員自始至終沒有看到門後還有一個人。

女店員拐出去後,被馮征叫去,她說翁穎看起來很不舒服,馮征起身。

一旁有哥們兒打趣:「你這是一會兒都閑不住,她能跑了啊?」

另一人附和:「快去看看,別掉洗手間里。」

馮征充耳不聞,邁開長腿往屏風後面走。

眾人也不詫異,畢竟馮征追了翁穎整整三個月,馮征欸,整個欒城唯一能被叫『太子』的人,他想上誰上不到,偏偏翁穎是個油鹽不進的主。

馮征利誘威逼都沒得到,還被翁穎勾得魂兒掉,現在好不容易追到手,才幾天,能不稀罕嘛。

馮征拐過四米多高的屏風,恰好撞見邵馳從洗手間里出來,兩人對上視線。

馮征:「在裏面待這麼久,你有痔瘡還是便秘?」

邵馳更狠:「吃屎,你管得着嗎?」

馮征剛要開口,另一扇洗手間房門打開,翁穎從裏面走出來。

馮征馬上走過去,溫聲道:「店員說你不舒服,還好嗎?」

翁穎的臉色難看都不用裝,但她微笑着搖搖頭:「沒事。」

馮征:「不舒服我先送你回去,別硬撐。」

翁穎主動握住馮征的手,輕聲道:「今天你生日,我想多陪你一會兒。」

馮征之前確實挺掃興的,在車上沒吃到就算了,本打算今晚回家『扒她一層皮』,誰曉得她又說來那個,這不耍他呢嘛。

但剛剛店員說她臉色很不好,這會兒翁穎又主動示好,馮征憐香惜玉的心一下子上來。

回握住翁穎,聲音也更加溫和:「好,他們去沖紅糖水了,還想吃什麼就說。」

邵馳就站在兩米外,光線昏暗,三人臉上的表情都像蒙了一層紗,唯獨翁穎和馮征緊緊握在一起的手,想看不見都難。

邵馳忽然開腔:「這個跟剛才車裡的是一個嗎?」

馮征和翁穎同時看向邵馳,馮征道:「我女朋友,翁穎。」

邵馳的目光投到翁穎臉上,晦暗不明,也不出聲。

倒是翁穎裝的很好,她微微頷首:「你好。」

「我叫邵馳。」他主動道。

不等翁穎開口,馮征先說:「不用記他名字,他不是欒城人,以後也不常見。」

他認真又調侃,一時間分不清真假。

翁穎順勢噤聲,反倒是邵馳突然咧嘴,笑道:「你要這麼說,那我還就賴上你了,明天我就去把戶口本遷到欒城來。」

馮征:「你等會兒吃完蛋糕趕緊滾,我沒想留你。」

邵馳:「誰沖你啊,我沖弟妹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