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秦時:老爹嬴政,賜婚少司命 第2章_安格小說
◈ 第1章

第2章

大秦,關中,咸陽以東,蘭台大營……

將士操練的聲音響徹雲霄,綿延數十里的蘭台大營,如同一道屏障橫亘在咸陽以東的丘陵谷地之中。

與驪山大營一同拱衛帝國京畿重地咸陽。

自從五年前帝國統一天下,原本駐紮於藍田大營的四十萬帝國精銳,已經是分散駐屯在帝國各地。

而在關中,僅僅只保留驪山大營的八萬銳士,以及關中各城的守城兵力。

三年前,始皇帝親發詔書,在咸陽以東建立蘭台大營,徵募十萬關中精壯子弟編練成軍,謂曰:蘭台虎賁!

由十三公子扶澈統御。(名字是作者沒文化,自扇大臂兜!)

與驪山大營的八萬銳士合兵十八萬,守護帝國關中腹地的安全。

……

此時蘭台大營的中軍大帳之中。

扶澈一身白色戎裝,並未着甲,手執狼毫筆正不斷批閱今日的軍報。

面容俊逸,氣息沉穩不迫,年紀看上去不過雙十年華,可那深邃的眼神卻又證明這個人具備着這個年紀所不具備的洞察力。

批閱完一本軍報,將竹簡卷好。

扶澈略微鬆了一口氣。

這裡是秦時明月的世界,作為一個穿越者,扶澈已經穿越十五年。

穿越之後的身份尊貴,始皇帝的第十三子,大公子扶蘇的同母胞弟扶澈。

這個世界並非是真實歷史當中的秦朝。

而是動畫的世界,此時的帝國雖然看上去天下一統,整個國家也在逐漸從綿延七百年的亂世之中逐漸恢復。

可扶澈卻明白。

整個帝國其實正是最風雨飄搖的時候。

北方匈奴環視,南方百越未平,內部六國故民還沒有歸心大秦,舊貴族勢力及影響尚且沒有完全消除,諸子百家除了少部分與帝國合作之外,大多都與各路反叛勢力盤根錯節。

哪怕是在帝國統治階級內部也並非鐵板一塊,甚至於內部的危機比外部更加致命。

僅僅只是想一想,扶澈就感覺頭疼。

好在如今那位始皇帝陛下正值千秋鼎盛,各種各樣的危機,在這位千古一帝的鐵腕之下,被暫時壓制。

各種鬥爭暫時也沒有擺到檯面上來。

「稟告公子,咸陽傳來緊急密報!」

忽然一名軍士從帳外快步走進來,手持一隻信鴿對扶澈說道。

「講。』

扶澈淡然說道。

「昨日蓋聶叛逃,陛下震怒,以派出三百龍**兵在石門峽殘月谷攔截!」

軍士打開手中絹昻說道。

扶澈一震。

雖然知道這一天遲早會來,可當這一天真的來臨,內心還是有些激動。

蓋聶……

大秦第一劍客。

也曾經在一段時間之內當過扶澈的劍術老師。

在江湖上有着劍聖之名,早年因為勤王護駕有功,這些年來一直受到始皇帝信任。

而他的叛逃也同樣讓始皇帝震怒。

而蓋聶的叛逃也標誌着,秦時明月正劇劇情的開始。

「總算是開始了……」

扶澈低聲說道。

只有自己能聽的清楚。

「三百龍**兵擋不住蓋聶的腳步。」

扶澈對那名軍士說道。

「啊?」

軍士驚訝:「那可是三百龍**兵啊。」

龍**兵,帝國精銳番號之一,當年剪滅六國,龍**兵戰力強勁功勛赫赫。

攔截蓋聶的雖然只有區區三百人,可戰力也已經十分強勁。

在帝國百萬大軍之中,戰力能超過龍**兵的番號屈指可數。

扶澈從案牘之後站起身:「就算是我面對蓋聶也沒有必勝的把握,何況區區三百龍**兵。」

「除了這,還說了什麼嗎?」

扶澈對軍士問道。

「密報說,最近困擾陛下多年的偏頭疼被陰陽家一位奇人治好,目下那位陰陽家奇人已經動身前往桑海,根據我們掌握的情報,蜃樓大概已經建造完成,與此同時最近中車府令趙高似乎也要動身前往桑海。」

軍士繼續說道。

「有意思。」

扶澈冷笑一聲:「讓鴿組的人查一查,那位奇人是不是陰陽家五大長老之一的雲中君。」

「喏」

軍士說道。

「另外通知大哥一聲,他不是要去齊地看看嗎?讓他小心趙高。」

扶澈說道。

「公子是擔心,趙高可能對扶蘇公子不利?」

軍士有些愕然:「趙高只是一個中車府令,他敢對帝國公子不利?」

扶蘇是始皇帝長子,並且這些年在帝國上上下下廣有賢名,同時與大將世家蒙家十分親近。

誰敢對始皇帝長子不利?

「你不懂啊。」

扶澈嘆了口氣:「自從當年昌平君背叛我大秦之後,母親自封雪宮,羋氏族人離開我大秦中樞之後,父皇便對我和大哥疏遠了許多,雖然我明白這是父皇對我們兄弟二人的保護,但其他人可不這麼想。」(套用一部分《大秦賦》的人物關係設定)

「唉……」

說完扶澈嘆了口氣:「如今大哥依舊能立於朝堂,一方面是因為父皇還在,再一方面便是大哥有我和蒙家的支持,可敵人現在已經有些坐不住了。」

……

軍士才剛剛出去。

外面卻是傳來一陣馬蹄的聲音。

那一瞬間,扶澈感覺到了一陣寒意。

「他來了。」

扶澈眉頭微皺。

很快一陣腳步聲傳來。

大帳的門帘被先開。

六個奇裝異服的傢伙,簇擁着一位華服男子緩步走走了進來。

此人面容秀美,眼神陰鬱,僅僅只是看上去便給人一種陰冷至極的感覺。

這個人是個男人。

「老奴參見十三公子殿下。」

為首之人帶領身後六人對扶澈行禮。

「中車府令大人,倒是稀客。」

扶澈掃了一眼七人:「當真如同傳言所說,除了上朝,六劍奴與大人形影不離,養了六個好奴才。」

「公子說笑了,趙高是帝國的奴才,他們是奴才的手下,自然也是帝國的奴才。」

趙高微微一笑:「今日前來,是完成陛下所交付的皇命,陛下命十三公子速回咸陽,在咸陽有一樁美事正在等着公子。」

「這年頭竟然還能有美事,還是中車府令大人親自來宣我,看來這美事着實不小啊。」

扶澈掃了一眼趙高:「大人稍候片刻,我安排一下營中軍務。」

「還請公子抓緊時間,莫要陛下等急了,今日的章台宮可有貴客。」

趙高出聲提醒道。

「這是自然。」

扶澈說道。

話音剛落,扶澈的身影如電,瞬間便已經出現在趙高和六劍奴的身後。

闊步向外走去。

趙高目光一寒。

在扶澈走後,緩步來到大賬外。

也不知是自言自語,還是說給身後的六劍奴說。

「武功蓋世又手握十萬勁卒,十三公子若在,扶蘇難除啊。」

趙高看着遠處扶澈的背影:「倒是真的想見識一下,八服是怎樣的一把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