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秦時:老爹嬴政,賜婚少司命 第4章_安格小說
◈ 第3章

第4章

每個人在自己的少年時代大概率都會有一個自己的童年女神。

這個人可能是真實的人,也可能是一個虛擬的存在。

扶澈的前世同樣如此,只不過具體來說是後者。

當第一部百步飛劍上映的時候,還是零八年,那時候扶澈還在上小學,卻是第一眼被這部3D動畫所吸引。

此後十幾年,從百步飛劍到夜盡天明,再到諸子百家,萬里長城,君臨天下乃至於到最後的滄海斷流。

連續十幾年的時間。

動漫女神從最開始的女主角月兒,隨後過渡到雪女的身上。

但是很快,當第三部諸子百家播出之後,少司命的驚艷登場,在當時的扶澈心中留下了最深刻的印象。

十幾年的時間,扶澈心中的動漫女神就是少司命,哪怕在之後有更多驚艷的女角色登場,即便是最具人氣的焰靈姬也絲毫動搖不了扶澈。

少司命的美,在整個秦時明月的世界當中都是獨一無二的。

只是如今兩世為人,年紀加一塊也快五十歲了。

如今當自己此前心中的動漫女神,就如同現在這樣活生生的站在面前,還是讓他心動。

亦或者說見色起意?

管他呢總之就是那麼回事。

只不過扶澈也更加明白一件事。

他這一世是這個世界當中的一個人物,是始皇帝的兒子,大秦的公子。

並非如同前世那般只是一個觀眾,完全的局外人。

他深切的知道,陰陽家絕非善類。

雖然從秦時明月的正劇劇情上看,陰陽家依託於大秦,可實際上明顯有自己的小算盤。

與其說是依附倒不如說是一個不是那麼平等的同盟。

而在東海之濱,蜃樓的建造如今已經接近尾聲,名義上是陰陽家用來到海外尋訪仙山煉製上升不死葯,可實際上呢?

陰陽家的身上始終籠罩着一層薄霧,讓人能看透而又看的不那麼透。

尤其是現在這一段雖然在秦時明月第一部當中出現過。

可當時在這章台宮大殿之內並沒有出現少司命,當然也沒有他贏扶澈。

甚至於贏扶澈這個人在本來的歷史當中也是不存在的。

顯然因為自己的存在,對於這個世界也帶來了一連串的連鎖影響。

至於少司命為什麼會出現在這章台宮,想來很快就會有答案了。

此時此刻嬴政的目光也看向了站在月神身後的少司命,帝王的眼眸深邃,面上沒有絲毫的情緒波動。

可那一雙眼卻像是能將天底下任何人都看個通透。

他是王,天下的王。

「這麼看來,朕的條件你們陰陽家答應了?」

嬴政的聲音冷冽,語氣上根本分不出喜怒哀樂來。

「條件?」

扶澈眉頭微皺,顯然這背後有他不知道的事情。

「陰陽家是大秦的臣屬,陛下是大秦的皇帝,陛下提出要求,陰陽家莫敢不從。」

月神語氣緩緩的說道:「如今陰陽家日趨強盛,都是承託大秦的洪福,陛下的小小要求豈能不從。」

「這什麼操作啊?」

扶澈坐在一邊有點沒看懂,這兩人打什麼啞謎?和自己又有什麼關係?

「很好。」

嬴政淡淡說道。

隨後目光再次看向站在月神身後站立的少司命:「你,上前來。」

「噠噠噠……」

這是鞋跟踩踏地面的聲音。

少司命身材高挑,在這章台宮淡淡的微風之中一步一步的向前。

扶澈的目光始終在這位女子身上。

美是真的很美。

但是冷也是真的冷。

掩面的輕紗之下看不清面部表情,可此時此刻從容不迫的樣子,卻是讓人有些心疼。

她莫得感情嗎?

此時此刻扶澈已經看出了一點門道,這是一場交易,亦或者說是嬴政在用王權壓迫陰陽家進行的一場交易。

難道老爹這是看上少司命了?

不應該啊?

他對自己老爹還是有點了解的,應該是不好這一口兒的。

不過疑團很快便被解開。

少司命在距離嬴政三十步之外站定。

「你,抬起頭。」

嬴政說道。

少司命微微抬頭,雙眸之中平靜如水。

嬴政眼神微眯,片刻之後嘴角倒是出現了一分笑容:「當真是一位傾國傾城的美人,配得上朕的扶澈。」

「啊?」

扶澈瞬間一愣,隨後震驚的看向嬴政。

這就是趙高口中的美事?

急召自己從蘭台大營返回咸陽,就是為了……

相親!

扶澈的目光在嬴政和少司命之間來回掃視。

此時少司命微微轉頭看向不遠處的扶澈,眼眸依舊平靜,可扶澈還是感覺到了一陣審視。

扶澈哪裡還坐得住,從小案後站起身:「父皇,這太突然了。」

「突然?」

嬴政看着自己的兒子:「這不正是你心中所想?」

「我心中所想?」

扶澈看着自家老爹,他的心中所想當爹的怎麼知道的?

他十八個兒子,二十多個女兒,加一塊有一個加強排了,怎麼就知道自己的心中所想了?

「雖然你與扶蘇是一母兄弟,但你的性情與喜好與扶蘇完全不同,從小你就不喜歡聖賢之言,對各家學說往往嗤之以鼻,唯獨酷愛畫藝。」

嬴政看着扶澈問道:「你以為,朕不知道你當年最喜歡畫什麼嗎?」

「額……」

扶澈真沒想到嬴政竟然會這麼說。

他的確喜歡畫畫。

前世本身就是一個插畫師。

到這一世,閑得無聊總是喜歡畫點什麼東西。

所以在十五歲之前,畫的最多的就是。

扶澈看了看嬴政,又看了看始終沒有什麼情緒波動的少司命。

雖然說少司命是他的動漫女神,可卻從來沒有想過,有朝一日女神竟然能成自己的老婆,以後給自己生兒育女。

這衝擊力實在是太大了一點。

可要說不想要,那也絕對不是。

果然知子莫若父啊。

索性扶澈不說話了。

「數月前蒙恬率領大軍攻破蜀山,繳獲蜀山至寶扶桑神木,朕便將扶桑神木作為聘禮賜予陰陽家。」

嬴政對月神說道:「他們二人的婚事自有有司負責。」

「多謝陛下。」

月神躬身行禮。

嬴政看向扶澈和少司命二人:「扶澈你送她回去吧,明日參加朝會。」

「喏!」

扶澈說道。

少司命對嬴政微微行禮。

二人一同轉身離去。

「吱呀……」

大門關閉。

章台宮內只剩下嬴政和月神二人。

「蓋聶……」

嬴政問道:「今後會怎樣?包括那個孩子。」

月神答道:「蓋聶會被那個孩子殺死,這是他的命運,那個孩子也有自己的命運。」

嬴政若有所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