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秦時:老爹嬴政,賜婚少司命 秦時:老爹嬴政,賜婚少司命第06章 帝國隱憂,生民疲敝!在線免費閱讀_安格小說
◈ 秦時:老爹嬴政,賜婚少司命第05章 李斯,投機分子!在線免費閱讀

秦時:老爹嬴政,賜婚少司命第06章 帝國隱憂,生民疲敝!在線免費閱讀

蓋聶的叛逃是一個開始。

也是一個標誌。

從蓋聶叛逃開始,帝國才算是真正的進入到了多事之秋。

六國滅亡之後,沉寂下去的諸多反秦勢力,因為各種各樣的原因開始如同雨後春筍一般,不斷的冒了出來。

墨家、道家、農家還有楚國那幫裝逼犯。

總之各路牛鬼蛇神,爭相粉墨登場。

甚至可以說,帝國的瓦解便是從這一刻開始的,只不過這個過程在嬴政在世的時候,顯得非常緩慢,甚至於近乎停滯。

可在始皇死後。

這一進程,在更進一步的暴政之下,被明顯加快。

最終在大澤鄉的一句「王侯將相,寧有種乎」之中,開啟了帝國滅亡的倒計時。

隨着嬴政的怒喝,整個大殿之內更是噤若寒蟬。

此時唯有相國李斯站了出來。

「陛下請息怒。」

李斯從群臣之首走出:「我大秦銳士精於衝鋒陷陣,攻城拔寨,但是對付蓋聶這樣江湖上的武道高手並非他們所長。」

「哦?」

嬴政目光銳利:「相國有何高見?」

李斯說道:「蓋聶曾經是大秦第一劍客,曾經長時間隨侍在陛下駕前,如今根據臣掌握的情報,這一次蓋聶的叛離不是獨立事件,六國餘孽一直以來意圖顛覆大秦,現如今蓋聶叛離必定牽涉其中,還有那個孩子也是如此。」

「這樣嗎……」

高台之上嬴政心中殺意更甚。

「而想要剷除這樣的江湖勢力,我大秦正規軍恐怕不足以勝任,必須以毒攻毒。」

李斯冷聲說道。

……

不得不說李斯說的很有道理。

嬴政的怒氣也被平息下來。

自從齊國迫降到現在,帝國內部已經五年沒有戰事。

雖然對六國復辟勢力的圍剿一直在進行,可效果並不理想。

此時李斯所提出的「以毒攻毒」的策略,給了嬴政新的思路。

但是扶澈卻是對李斯並沒有什麼好感。

誠然李斯的確是一大才,堪比古之管仲樂毅。

但就這樣的一個人,卻是夥同佞臣逆子篡改始皇遺詔,直接改變了一個帝國的命運。

大秦帝國,說千秋萬代那是扯淡,可如果即位的不是胡亥而是扶蘇,休養生息,與民休息,富國強兵。

大秦傳承個一兩百年,乃至於三四百年本身是不成問題的。

可唯獨因為幾個投機分子,斷送了整個帝國的國運,也斷送了老秦人數百年的努力。

投機分子,李斯便是這樣的人。

所以扶澈對於李斯這樣的人,並不感冒。

此時李斯已經說完了自己的對策。

就如同扶澈所知道的那樣。

能對付鬼谷傳人的存在,也只有鬼谷傳人。

李斯第一時間就想到了衛庄。

衛庄,蓋聶的師弟。

鬼谷縱橫當中的連橫。

流沙刺客團的首領,曾經在刺殺姬無夜之後成為韓國大將軍,在大秦攻滅韓國時,弒殺韓王安。

之後帶着麾下的流沙組織,流落江湖,最終成為臭名昭著的刺客團。

衛庄本人武道修為深不可測。

實力不在同門師兄蓋聶之下。

扶澈熟知秦時明月正劇劇情,衛庄和蓋聶在機關城一戰之後,二人都身受重傷,而在之後的劇情,這二人卻是殘血到處浪。

所過之處全部都是一言不合拔劍相向,卻從不落下風,甚至蓋聶拿着一把木劍便震懾了農家所有人。

當然這些都是後話。

「扶澈。」

嬴政開口。

「兒臣在。」

扶澈從贏姓宗室大臣中走出。

「你與李斯一同前去吧,找到相國說的那個人,讓他為帝國效力。」

嬴政淡淡的說道。

「兒臣領命。」

扶澈沒有拒絕。

作為秦時明月世界中的戰力天花板之一,衛庄這個人絕對是非常可怕的。

如果說少司命是扶澈的動漫女神的話。

那麼衛庄便是扶澈的動漫男神,甚至於是他在整個秦時明月之中最為喜歡的男性角色。

武功高強,作風狠辣卻又涇渭分明。

與蓋聶的理想主義相比,衛庄的現實主義更加對扶澈的胃口。

扶澈倒是真的想要去看看,這位流沙主人在現實之中,會是一個怎樣的存在。

……

咸陽的城門打開。

兩駕華貴的馬車,在三百精騎的護衛下一路向東疾馳。

扶澈坐在後面的馬車當中,戰劍便在手邊。

這一行的目的地是韓國舊都新鄭。

根據李斯掌握的情報,流沙便在新鄭郊外的一處樹林當中。

當然那個地方十分隱秘。

扶澈這一次與李斯一同前往。

一方面是保護李斯的安全,另外一方面,按照嬴政在下朝之後傳遞的消息,便是一同參與追捕蓋聶,尤其是那個孩子。

蓋聶死不死不重要。

縱然嬴政與蓋聶有十幾年的君臣之誼。

可對於帝王來說,叛徒的下場只有死。

而之所以讓扶澈參與,便是要找到那個孩子。

那個在陰陽家口中,關係到帝國興亡的孩子。

將其帶回咸陽。

「那個孩子……」

扶澈的目光看向車窗之外。

他的腦海中不由的浮現了一個人,那個死於數年前咸陽宮內一場動亂的女人。

「唉……」

扶澈嘆了口氣。

……

與此百里之外。

戰鼓戰鼓擂動。

號角悠揚。

數萬黑甲銳士在校場之上整齊列陣。

戰馬嘶鳴,數千鐵騎率先從大營中奔騰而出。

三萬步軍緊隨其後。

大軍所過聲勢震天。

依舊是那處山崗。

看着綿延不絕的軍陣向東方開進。

鬚髮皆白的矮胖老者眼神抽搐了幾下:「步兵不下三五萬,騎兵也有小一萬,巨子擔心的事情應驗了,蘭台軍果然出動了。」

「從行軍的方向上看,是函谷關方向,這支部隊是要調往何處?」

老者身後一俊秀青年眉頭微皺,聲音低沉:「這件事還要儘快通知巨子才行。」

「老夫自會通知巨子,小高你還是快與雪女一同速去辦巨子所交代的那件事吧。」

老者說道:「然後返回機關城,巨子想讓你見一個人。」

「何人?」

小高不解。

「一個對於你,乃至於對整個墨家都很重要的人。」

老者悠悠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