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秦時:老爹嬴政,賜婚少司命 秦時:老爹嬴政,賜婚少司命第07章 衛庄:「你很強嘛!」扶澈:「你也不賴!」在線免費閱讀_安格小說
◈ 秦時:老爹嬴政,賜婚少司命第06章 帝國隱憂,生民疲敝!在線免費閱讀

秦時:老爹嬴政,賜婚少司命第07章 衛庄:「你很強嘛!」扶澈:「你也不賴!」在線免費閱讀

荒野的風透過車窗吹在扶澈的臉上。

出了函谷關,便離開了老秦人的故地。

如今帝國掃滅六國已經過去了五六年的時間,可關外依舊一片荒涼。

自從西周開分封以來,諸侯裂土封爵,到大秦一統天下,已經過去了七百多年。

這七百年,互相攻伐不斷,兼并與被兼并時刻都在進行。

戰爭似乎成為了這片土地上永恆的主題。

致使天下生民疲敝,百業凋零。

尤其是最近兩三百年,戰爭的規模進一步擴大,僅僅只在戰場上便聚集了百萬枯骨,這還不算這背後的連帶損失。

直至大秦一統天下。

除了強大的秦國擁有超強的國力和不戰而降的齊國之外,趙魏韓燕楚五國故地,在大秦的鐵蹄之下,已經幾乎是一片廢墟,百姓流離失所,民生凋敝。

雖然如此,可當時天下已平。

按理來說,應當讓天下休養生息,輕徭薄賦,對山東六國百姓進行分化拉攏,削弱六國舊貴族的影響力,讓天下黎民從持續幾百年的戰爭當中,恢復民力。

總結起來其實就是八個字,戰後重建,恢復生產。

畢竟這天下割裂已經數百年,各個諸侯國早就已經形成了相當的家國意識。

大秦在十年的時間之中,兼并六國強行將天下捏合在一起,可六國故民心中家國破滅的怨憤絕非一朝一夕能夠消除。

只能以恩惠,潛移默化。

可奈何如今的國策,卻是讓扶澈心中充滿了擔憂。

去往新鄭的道路上,一片荒涼。

田野荒蕪,少見茂盛的農田,所路過的村鎮,也大多人口稀少,只有經過一些大城的時候,才能堪堪看到一些昔日的繁榮景象。

作為穿越者扶澈當然知道歷史的基本進程,也明白大秦二世而亡的根本原因。

只不過有些話,現在不是扶澈說了就能改變的。

……

新鄭是故韓國的都城。

作為當時山東六國當中最弱小的一國,被大秦第一個滅亡。

扶澈並沒有來過韓國。

此前倒是跟隨嬴政東巡,前往過楚國和齊國。

對於地大物博的楚國故地和文聖之風盛行的齊國故地,都有很深刻印象。

相比於這兩個大國,韓國的存在感着實小了許多。

而衛庄便是韓國人。

亦或者說,和韓國有着千絲萬縷的聯繫。

事實上衛庄手下的刺客團,其中最頂尖的高手,絕大部分都曾經是韓國禁軍中的高手。

馬車已經停下。

「公子,我們到了。」

外面率領騎兵護衛的武官對扶澈說道。

「嗯。」

扶澈應了一聲。

外面自然有軍士掀開車簾。

扶澈下車。

此時李斯也從馬車上走了下來。

「公子。」

李斯見到扶澈,率先行禮。

「此次行動,以相國大人為主導,本公子只負責隨行護衛,大人隨機應變就是。」

扶澈對李斯說道。

「如此,有勞公子了。」

李斯沉聲說道:「衛庄此人性格古怪,我們還當低調行事。」

「蘇炯!」

扶澈對不遠處的一名千夫長道。

「末將在。」

蘇炯回應道。

「帶十人跟着我和相國,餘下人在此待命。」

扶澈說道。

「喏!」

蘇炯領命。

很快蘇炯便從三百隨行護衛的騎兵之中,選出十人,跟隨在扶澈和李斯的身後。

「公子請。」

李斯對扶澈說道。

「相國大人先請吧,皇命在身,就不要在這些俗禮上浪費時間了。」

扶澈淡聲說道。

「也好。」

李斯沒再說什麼。

當先帶着眾人向這樹林內走去。

此時的風帶着一點燥熱。

可當眾人走進這樹林中的時候,依舊感覺到一股陰寒不斷在周圍繚繞。

樹林之中詭異的安靜,可又有一種仿若隨時被人窺探的感覺。

扶澈跟在李斯的身後,眼神微眯。

周圍光線相對昏暗,但是那種被人窺探的感覺,在進入這樹林的第一步便能明確的感覺到。

蘇炯和十名衛士瞬間警覺起來。

手都已經放在了腰間的佩劍上,很是不安。

「公子,此地詭異,要不您和相國大人退出去,由我等去尋找相國要找的人如何?」

蘇炯不安的說道。

「慌什麼,你們跟着就是了,我想這林中的主人,是在跟我們打招呼呢。」

扶澈淡然道:「是不是啊,相國大人?」

「是。」

李斯雖然是個文官,可作為大秦相國也是見多了大場面的,此時此刻依舊泰然自若:「公子說的是,在下與這流沙主人曾經在韓國有過一段故交,想來他是願意見到我們的,只管向前走便是。」

既然扶澈和李斯都這樣說了。

蘇炯也就不再堅持。

只不過和麾下軍士更加小心起來,手都牢牢的攥着劍柄。

向前片刻。

周遭的環境更加詭譎。

「周圍有東西。」

蘇炯說道。

「沙沙沙」

像是什麼東西在周圍不斷爬過的聲音。

而且還不是一個兩個,而是許許多多。

「快看,有蛇!」

一名軍士大喊。

果然此時無數的毒蛇從周圍的樹林中緩緩而出。

一瞬間起碼有數百條。

一個個吐着信子,讓人不寒而慄,並且不斷向眾人逼近。

李斯和扶澈不動聲色。

而周圍的軍士也已經是拔出了戰刀佩劍。

扶澈沒有管這些毒蛇,而是將目光看向了前方的一棵樹。

此時一個身穿紅衣,身形妙曼的女人正斜躺在一根粗壯的樹枝上,很是妖嬈。

李斯也看到了對方:「我們是來拜見這裡的主人,這樣歡迎客人的方式,恐怕有損韓國王族的禮儀吧?」

「啊呵呵呵……」

一連串的笑聲傳來。

只見那個女人從樹枝上坐起,之後跳下樹梢落在地面上。

陰冷的目光掃過了每一個人。

尤其在扶澈的臉上多停留了那麼一瞬,似乎有些驚訝。

片刻之後說道:「這裡的樹林會吃人,諸位跟緊我,千萬不要走丟嘍。」

說完轉身向前走,周圍的蛇群也快速散去。

扶澈當然知道這個女人是誰。

流沙四大天王之一的赤練。

曾經的韓國公主。

而如今,僅僅只是一個刺客,一個極為危險的刺客。

跟隨在赤練的身後。

大約一盞茶的功夫。

前方豁然開朗。

一片宮殿的廢墟置立於此。

而在那滿是歲月痕迹的王座之上,一位身穿黑色拖地長跑,滿頭白髮的男子正斜坐在上面。

見到此人李斯上前兩步。

「衛庄先生,別來無恙,在下李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