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第10章

陸遇寧側過身子看過去,謝昶宸低垂眼眸,不知道在想什麼,眉眼之間有種讓人心疼的脆弱。

她突然有些後悔,剛才不應該那麼凶的。

本來就是個病美人,從娘胎里得了九幽噬魂,從小受盡苦楚折磨,僥倖活了二十年,一直養尊處優被細心呵護着,父母都沒說過重話,她這個外人卻莫名奇妙凶他一通。

如果讓愛子如命的皇帝陛下知道他寶貝兒子在自己這裡受了委屈……

別看這兩次見面昭錦帝還挺溫和的,但穩坐龍椅,安定朝綱二十餘年,昔日率領大軍直抵兀良哈部落,取首領首級給被下毒的妻兒泄憤,雷霆手段四海誰不臣服。

陸遇寧突然感覺脖子涼颼颼的。

要不早點回神醫谷避避,等他氣消了再回來……

她輕聲喚道,「……殿下?」

謝昶宸緩慢抬眼,輕輕「嗯」了下。

陸遇寧心虛地對着手指,「殿下,剛才的事……我再跟你說聲抱歉,我粗人一個,有時候說話沒有分寸,但我不是有意的,你別見怪。」

謝昶宸笑了下,語氣依舊溫和,「無礙,我沒有在意,阿寧你不用自責。」

「你為了我的病忙碌奔波,還……自損身體,我豈會有怪罪之意,剛才我也有不對,何必互相責怪。」

陸遇寧這人吃軟不吃硬,聽到這番話更加愧疚了。

她故作淡定地用手撩了下藥池中的水,然後取下他身上的銀針。

「時辰已到,殿下可以起來更衣了,戌時再泡一次即可。」

「好。」

……

等二人收拾好出來,已到辰正時刻,嚴忠早已安排人準備了膳食。

陸遇寧本來想溜,但謝昶宸開口留她同進早膳,看到滿桌的美食佳肴,她沒出息地坐了下來,盛情難卻嘛。

謝昶宸身子依舊虛弱,胃口不佳,倒是陸遇寧吃着碗里的,看着鍋里的。

紅棗粳米粥、八寶豆腐、烹白肉、清蒸山藥、五香雞、燕窩湯、大麥仁粥、党參紅棗烏雞湯、汆丸子、清蒸扣肉 ……

雖然都偏養生類,但御膳不愧是御膳,都好好吃。

她動作迅速卻不粗魯,並且很是心無旁騖,彷彿快樂地沉浸在了吃飯中。

謝昶宸的注意力全在她身上,眉眼也柔和了些許,神醫谷清貧,也無專人照料,阿寧小時候肯定吃了很多苦。

謝昶宸用公筷夾了片魚肉到她碗里,「慢慢吃,不着急。」

嚴忠本想上前幫忙布菜,卻瞥到殿下的神色,識趣地退至一旁。

陸遇寧回以一笑。

氣氛倒是比先前融洽了些許。

突然,門外小心翼翼地伸出半個腦袋,試探半晌猶猶豫豫的,就是沒進來。

陸遇寧看到某人這副模樣,有些不忍直視。

這二殿下長得是很俊朗帥氣,怎的行事感覺不太着調,傻乎乎的。

不像規矩嚴明的皇室中人,倒像是和她一般散養出來的。

謝昶宸輕抬眼皮,「進來吧,每次都鬼鬼祟祟的。」

謝玉煊嘿嘿一笑,理了下衣服昂首挺胸地邁步進來,「還是皇兄高明,臣弟每次來都瞞不過皇兄。」

嚴忠暗自笑了下,就二殿下您這樣的,能瞞過誰啊。

「二殿下來的正好,可曾用過早膳?」

謝玉煊搖頭,下人見狀,連忙準備坐椅和碗筷。

謝玉煊十分自然地落座,沖陸遇寧道,「寧姐,又見面了。」

陸遇寧吃飯的間隙抽空敷衍地笑了下。

謝昶宸道,「這麼早過來是想讓孤考教你的課業?」

謝玉煊剛拿好筷子的手一僵,臉上笑容也瞬間消失。

糟糕。

他只是想來看看皇兄是不是真的好多了,可不是專程來找虐的。

謝玉煊諂媚道,「臣弟聽說皇兄好轉,專程過來探望,和皇兄的身體健康比起來,課業什麼的,簡直不值一提,皇兄身體還未完全恢復,等稍精神些再考教不遲……」

謝昶宸早就知曉他這副「爛泥扶不上牆」的樣子,幸而是誕於母后膝下,如果像父皇般需要為了皇位廝殺,能勉強存活也是難事。

他微嘆,倒是陸遇寧輕笑一聲。

謝昶宸看到她明媚的笑容,眸光微動。

「下不為例。」

「誒?」謝玉煊還在絞盡腦汁想對策,沒想到這般就輕易矇混過關了。

謝天謝地,看來皇兄今天心情還不錯。

他歡快地拿起筷子,開始大快朵頤,「對了皇兄,今晨父皇在大朝會生氣了。」

謝昶宸輕輕擰眉,「所為何事?」

大乾朝每隔五日休沐兩日,每月初一會舉行大朝會,父皇御極二十三年,四海昇平,百姓合樂,少有動怒的時候。

「聽說是禮部怠慢失職,皇兄的及冠禮在兩月之後,本該早就開始準備,父皇今早問起,可禮部尚書支支吾吾,最後才知道京中紛傳着皇兄病重,不日將……的謠言。」

謝玉煊頓了頓,語氣中難掩憤怒之意。

「父皇勃然大怒,斥責張康安心有不軌,暗咒儲君,後查出他貪污受賄,行事不正,父皇當即革了他的烏紗帽,並且還下令……」

低頭乾飯的陸遇寧咽了咽口水。

剛才的心虛捲土重來。

救命,雖然這個尚書自身不正,但歸根究底,還是因為沒給身旁這個寶貝疙瘩把及冠禮安排妥當,那她先前的舉動可謂是大逆不道,放肆至極。

雖然太子不在意,但盛京皇城到處都是眼線,私底下就沒有任何秘密。

要是知道她……

還是回神醫谷躲躲吧。

謝昶宸倒是不在意,語氣從容,「孤體弱病重是事實,無數人盼着孤早亡,這流言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了……如果沒有阿寧,這及冠禮確實也沒有準備的必要。」

謝玉煊還是憤憤,「可這些人也太過分了,一天天的不幹正事,盡想這些亂七八糟的事情,今天父皇也算是給那些個小人震懾,看他們誰還敢亂說!」

「況且現在有寧姐在,皇兄定能長命百歲,讓那些謠言見鬼去吧!」

陸遇寧被他們你一言我一句的提起,卻只心虛地應了兩聲。

滿腦子的跑路想法。